Published On: 周四, 9月 22nd, 2016

谁在操纵中国房价?

中国的高房价就像中国的税收与垄断行业一样,成了一种强势利益集团剥夺多数人财富的工具,本质上是一场静悄悄的财富转移战争,是一场掠夺中产阶级财富的游戏。作为最大的地主,中国政府操纵房产价格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举世无双。

谁在操纵中国房价?

从2002年到现在,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一直都在上涨,到了2016年,在中国人均收入仍然排在世界100位左右的情况下,一二线城市房价却成了全球最贵……

最要命的是,它居然还在大涨。

有些“歪果仁”看不懂中国房价,因为他们脑子没有进水,坚持用所谓的“市场经济”观点来看待房价。

的确,只有某些脑子进水的人,才会认为中国的房价是“市场经济”。

由于债务高企、人口结构转变等因素,当前全世界最大的5个经济体(美欧中日英)都面临着这样那样的经济问题。纯粹依赖于所谓的“市场经济”,显然并不能应对这些问题,而且有可能造成很多的经济不稳定。

至于苏联、中国采用过的而且朝鲜正在实施的计划经济,是个人就会明白,其只能带来经济崩溃的后果。在此情况之下,某某特色主义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借尸还魂,名义上以市场经济作为宏观基础(放弃大的宏观经济控制),实际上用却手术刀似的精准,对一个社会里与民众生活密切相关而又占比奇高的某种资产(或资源)实现技术性的操纵,从而达到政府的短期目标。

我本来想分析的是委内瑞拉和俄罗斯(操纵石油资源),后来才发现,美国(操纵国债)和日本也是这样(操纵货币),后来才发现,使用得最好的,原来还是我们自己的政府——在十多年的房价上涨中,中国政府操纵房产价格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举世无双。

1998年,中国政-府启动住房制度改革,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其中规定,中国住房问题的80%要建设经济适用房,10%建廉租屋,剩下的10%是商品房。当年的下半年,除政府部门外,所有国营机构开始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商品房消费闸门从此打开。

然而,鉴于那一届人民不行,上千年来没有养成“花明天的钱、花别人的钱”的习惯,更不习惯于向银行贷款买房,所以从1998年~2002年,中国的房价一直太过于“稳定”。

从2002年开始,一个有关中美老太太对比的故事慢慢在广大人民群众中流传开来。

“美国老太太同中国老太太死后在天堂相遇,美国老太年轻时候就通过贷款买大房子,享受了大半辈子宽敞明亮的豪宅,一直到退休之前把房款还清,因为房子会不断涨价,美国老太太退休之后就把房子卖了,换了一大笔钱,过了一辈子又安逸又幸福的生活;中国老太,一辈子省吃俭用和别人一起挤在狭窄的单元房里,一直到退休前才攒够买房子的钱,可买了房子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自己一辈子也没有享受什么好日子……”

中国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通过贷款买房花明天的钱,生活还可以这么过?

到了2003年8月,国务院不失时机发布《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将原来的80%要建“经济适用房”改成了“具有保障性质的商品房”,并且把房地产定调为“促进消费、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支柱产业”。

随着故事流传得越来越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贷款买房,房屋价格从2003年开始一路暴涨,几乎所有买房的人都大赚了一笔,充分体验到了美国老太太的幸福,于是,买房就能赚钱,买房就能发财,买房才能幸福……

买房,成了所有先知先觉民众的“共识”。

当然,民众的这种想法要想实现,还必须得有足够的购买力才行,要是没有土地拍卖、房屋预售和首付购房政策,以上的所有逻辑就无法实现。

政府垄断土地供应然后实施“土地拍卖制度”,中国大陆正好有个香港的例子可以学;房屋预售制度,李嘉诚当年发明了“售楼花”制度,中国政府又可以学习;至于首付制度,那可是美国等帝国主义实施了好多年的政策……

中国政府嘛,只需要把这三样东西结合国情,烩到一起就行——我们本身就是土地国有或集体所有,无非低价从农民那里征用过来,转手以上百倍的超高价拍卖就行,其他两个,都可以直接现学现用。

随着2002年以来中国城市化的推进,再加上青年适龄人口大量涌入城市特别大城市,从2003年起中国房价开始了暴涨之路——这个时候民众才恍然大悟,那句“具有保障性质的商品房”,原来是“具有暴涨性质的商品房”,纯粹是文件出台仓促打字失误。

如果某个人有20万元,2003年的时候首付1/5的首付,在北京一套100万元的房子,2006年的房价涨到了200万,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说,这人财富涨为原来的200%。

错!大错而特错!

准确答案是:因为使用了杠杆,这人财富涨了1000%,因为他本来的全部财富只有20万!

马克思教导我们资本主义的罪恶,“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如果只是买买房子其他什么都不用干,就有1000%的利润呢?

民众终于为房疯狂,纷纷入市购买。

房价一涨,购销两旺,房地产带动上下游几十个产业像吹气球一样迅速膨胀,GDP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笑得合不拢嘴——只有紧紧扭住房地产这个核心,中国经济才能天天向上……

房价越长越高,没有买房的广大的民众开始严重不满,房价咋能这么涨?

民众有意见,总得处理一下嘛!

政府说,好,给你们一个上车机会哦!

2004年、2005年、2006年、2007年连续四年,每当房价暴涨之时,中央政府都义正辞严的发出“为人民服务”的呼声,“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

注意,要仔细读政府的话——人家坚决遏制的是部分城市、过快上涨……

怎样坚决遏制呢?

第一,不大力增加市场土地供应;第二,不放缓印钞速度;第三,不允许房价下跌……

只是高举一面莫名其妙的大旗:限购(比方只允许1个身份证买5套房之类)。

限购的本质是什么?

是采用行政手段压制当前的消费和投资需求,是在为以后的暴涨做准备啊!

就这样,中央政-府点刹车,地方政-府踩油门,每次调控只是为了让房价涨缓一点儿,不至于翻车,调控过后,迎来的常常是更大的暴涨,这就是所谓的“报复性上涨”。

中央与地方这双簧,演得好,唱得更好!

到了2008年年底,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没有政府的遏制,这下,房价可是真的下跌了,而且还跌了不少呢,政府一定会大力支持吧?!

你想得美!

中央政-府马上对房地商贷款需求放开,降低居民首付,放开限购,中国人民银行更是立即大幅度降息,引发2009年中国印钞票创出天量。

接下来,1年时间中国主要大城市房价飙升幅度几乎都在50%以上,接下来的2010年房价仍然大幅度继续飙升……

如此之快的上涨,又有民众对房价表示严重不满。

政府绝对的坚持原则:第一,不大力增加市场土地供应;第二不放缓印钞速度;第三,不允许房价下跌……

然后又祭出屡试不爽的那一招:限购!

再度唱起双簧,一个点刹车,一个踩油门,又一次,玩得真好!

不仅如此,为了防止这种暴涨不能持续,在背后央行的货币供应仍然是一路宽松。

就这样,到了2012年、2013年,这届人民的有效需求被开发得差不多了,于是,到了2014年,即便中央银行依然信贷宽松,但房价增长开始停滞,一二线城市更是出现下跌。

这怎么能行?

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让市场消化库存!

于是乎,从2015年年初开始,降息、降准,宽松货币政策好比那海上的波浪,一波更比一波强,吓得民众在2015年上半年,惊慌失措冲进股市,喊着“为中华之崛起而炒股”的口号,勇敢为国接盘。然后,在一小撮国内外敌对势力勾结下,国家牛市半途而废——但是,炒股挣了钱的人,还有很多没有炒股的人,总得要把钱找个地方啊!

央行再度不失时机的提供机会,放开限购,首付比率降低至20%,鼓励民间买房,明明白白发出信号:你们看,这和炒股不一样,过去15年买房的人,不都赚了么?

过去经验当道,加上政府发出号召,2015年下半年起,民间再度为房疯狂,还积极开发出首付贷、零首付、众筹买房、联合买房等各种炒房模式……

于是乎,房价就这样到了2016年,尽管中国的一二线城市房价与居民收入相比,已经连续几年举世第一了,但有人仍然在操纵的游戏上玩得不亦乐乎……

你该问了,为什么政府要操纵房价?

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已经成为这个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来源。操纵基础设施投资,从大的方面可以说真的是为国建设,操纵城市房地产价格则事关地方政府利益,更是中央与地方财政潜规则的默契——包括股市操纵在内, 对于资产价格的操纵,归根结底是让大量产能过剩的国企央企和金融机构摆脱困境,避免“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有人不客气的评价说:

从深层次看,操纵背后是“既要又要”,是人定胜天、鱼和熊掌得兼的哲学。骨子里不要的是改变现状,拒绝的是变革。从手段上,无一例外地,都依赖财政和货币,尤其是货币。套用一个段子:没有什么是印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印更多的钱。

稳定压倒一切,正是这些数年如一日、花样迭出的操纵,创造了无数市场经济的“奇迹”,啪啪啪打了一众老老实实相信市场本善的经济学家的脸。

操纵的游戏一旦开始,就很难再停下来——正如说谎者一样,当第一个谎言说出,接下来的很多谎言都是为了掩盖和粉饰前一个乃至前前一个的谎言而说下去,直到所有谎言被揭穿。

诚实的说,在尊重宏观市场经济规律的基础上,除货币之外,政府偶尔操纵一两种资产的价格在任何国家都并不罕见,而且常常也能取得成功(比方2008年以来美联储的3次QE)。但是,即便有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合,中国城市房价操纵能够持续成功而且远远超越世界最高水平,也还是有太多运气成分,而其中最核心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的房地产,归根结底属于不可贸易部门,而中国同时实施资本管制。

所谓的“不可贸易”,主要是指中国房产,产权时间有限、不能够输出海外、也不能够从国外购买,只是自己人玩自己人,真正有能力将中国高估的资产变现成为外汇而逃离中国的那些人,恰恰都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然后,高昂的用地成本、持续的套利利润、膨胀的债务利息,所有的压力最终都集中在生产衣食行用等与“可贸易部门”,他们的利润被挤压,行业被压榨。而与此同时,民众财富则被死死的绑定在房地产上,还有大部分不拥有大城市房产的人则彻底沦落为被掠夺的对象,他们甚至连拥有房产的资格都没有……

说到底,中国的高房价就像中国的税收与垄断行业一样,成了一种强势利益集团剥夺多数人财富的工具,本质上是一场静悄悄的财富转移战争,是一场掠夺中产阶级财富的游戏……

当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早已超越当年的日本,涨至全球最贵,中国政府的房地产价格操纵到底是接近尾声,还是正在途中?

我认为,接近尾声了。

再接下来,他们是打算继续操纵房价,或者实施自己所声称的那种结构性改革?

你说呢?我觉得有点难!

就现在的情况看,未来中国的大城市房价正向着俄罗斯模式狂奔,最终可能是一地鸡毛……

倘若国运如此,我们只能为国祈祷。(微信公众号 路财主A  作者:路瑞锁)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