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9月 3rd, 2013

农业部长:征地收益很少落入农民腰包

近日,中国农业部长韩长赋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指出,农地规模经营必须建立在农民大量转移基础上,“如果农民没有转移出去,没有成为市民,土地过度规模化会造成大量失地农民,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中国农业部长韩长赋

中国农业部长韩长赋

同时,他又指出,目前,土地征收“剪刀差”问题突出。“土地被征用以后,巨大的增值收益没有多少落到农民腰包。农民工工资有所增加,但同工不同酬,而且很多人没有社保。农民对工业化、城镇化还是净贡献。”

农地规模经营不能“下指标”

韩长赋认为,农业现代化需要有一定的经营规模,但不能盲目追求农地规模经营。“规模经营的速度、程度,要和农民转移相适应、相同步,因势利导,顺势而为,不能定任务、下指标,更不能强迫命令”。

他还指出,中国“不存在搞农业现代化就要改变家庭经营的问题”。“家庭农场是西方国家农业主要模式,其本质是家庭经营。家庭经营既能适应传统生产力,也能适应现代生产力”。中国应“在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发展家庭农场”。

他对新华社记者说,“美国家庭农场动辄几千亩地乃至上万亩地。巴西、阿根廷,一户家庭农场3000多公顷。中国不可能搞那么大规模。目前,每户农民才半公顷地,如果一个家庭农场搞到1000公顷,就意味着2000户的地给一户种,其他人干什么去?”

韩长赋认为,中国发展家庭农场,不能照搬美国、巴西的模式,“要强调适度规模”。这是因为,中国人均耕地面积小,目前每户农民仅有半公顷地,相比地广人稀的美国、巴西等国动辄几千亩的家庭农场,要逊色很多。

他分析说,如果一个中国家庭农场搞到1000公顷,就意味着要将2000户的地交给一户来种,这就需要将大量农业劳动力转移出去。但是,为转移出去的农民找到出路“是一个很长的过程”,“现在统计数上城镇人口过半了,但实际上农民还是多数”,“急不得”。

针对一些工商企业进入农村租地,搞所谓规模经营,韩长赋也不赞成。韩长赋说,“大企业到农村‘反租倒包’,只能雇一小部分农民,其他农民怎么办?”如果把农民排斥在外,农业现代化就是“外面造出来的,农民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土地收益“剪刀差”剥夺农民

韩长赋认为,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协调,“最突出表现在城乡关系、工农关系,说到底是农业现代化发展滞后,新农村建设滞后,农民的收入、素质提升、权益保护滞后。”

他分析称,在计划经济时期,实行“统购统销”,国家低价收购农民粮食、工业产品高价卖给农民,如此造成的工农产品“剪刀差”让农民做出很大贡献和牺牲。“现在,这个问题解决得比较好。但要素交换‘剪刀差’仍很突出。”

他以征地为例指出,“土地被征用以后,巨大的增值收益没有多少落到农民腰包。农民工工资有所增加,但同工不同酬,而且很多人没有社保。农民对工业化、城镇化还是净贡献,这个问题要逐步解决。”

韩长赋指出,富裕农民需要减少农民。随着农业现代化推进,农村人口肯定要减少,但是不会少到像西方一些国家那样。“到2030年,我国人口峰值为15亿人,如果那时城镇化率到了70%,意味着农村还有4亿到4.5亿人,农村劳动力大概是2亿人。”

他分析说,到时候,2亿农村劳动力中,种地者大约4000万到5000万人,还有一部分人从事畜牧业或农产品初加工、储藏、运销等。即使个别大农场可能会出现,但“基本构成还是适度规模的家庭农场”。

韩长赋指出,中国实现农业现代化后,“农民不再是一种身份,而是一种职业,是农业产业从业者。”他描绘了现代化后农民的生活,但又指出,“这是中国农民的愿望,需要经过持续的努力才能实现。”

在他的展望中,到时候,“农民种地会有社会化服务,机械化程度比较高,劳动强度也不会太大,种地收入不比打工差,不比城里人差。房屋建筑现代化,道路通到家门口,一天能洗上一个热水澡。子女上学、医疗、养老等和城里人没多大差别。”

【财新网】(见习记者 周天 记者 常红晓)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