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8月 15th, 2019

外资撤离中国的影响要比数字显示的更严重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中国劳动力成本逐渐上升,一些外资企业开始将生产转移到其他低成本国家。而中美贸易战的爆发令中国的对外贸易和投资环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为了规避关税和逃避制裁,更多外资企业选择撤离中国。

最新的案例来自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据路透社透露,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和其中方合作伙伴东风集团已达成协议,将关闭四家合资汽车组装厂中的两家,同时将在中国的员工数量裁减一半。根据这家法国汽车制造商的两位消息人士的说法,这项协议或许能避免标致雪铁龙集团完全退出中国。但这两位消息人士还是说,他们的首席执行官已经暗示,标致雪铁龙集团很可能会退出与东风公司的已有27年历史的合作伙伴关系。一位与标致雪铁龙集团董事会关系密切的人士还透露:“我们距离不得不撤出中国只有一步之遥了。(情况)真的就有那么严重。”
此前针对外资撤离中国的情况,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7月23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些都是企业正常的经营行为,符合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整个产业的梯度转移,资本向低成本地区流动,这是客观规律。我们没有必要大惊小怪。辛国斌介绍,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制造业外迁的规模不大,基本上还是以中低端企业为主。对中国经济增长、产业升级、劳动力就业方面的影响总体可控。辛国斌说,“中国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完整的产业体系以及高效的基础设施,尤其是新技术应用等新优势,中国仍然是目前世界上最有魅力的投资热土。”
此外,根据商务部发布的数据,1-6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0131家;实际使用外资4783.3亿元,同比增长7.2%。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也表示,“贸易摩擦确实使部分在华外资企业的投资信心受到影响,也有一些外资企业担心受到报复性措施影响。但中国政府正积极帮助这些企业解决实际遇到的问题。目前,中国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外资撤离情况。”
但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人员认为,外资退出中国的情况,比商务部的统计数字可能要严重得多。观察迄今的信息可以发现,首先,撤出的外资分布广泛,以制造业为主。除了以标致为代表的汽车产业之外,还有以三星为代表的手机产业,三星最早将在9月份关闭中国的最后一家工厂。另外,全球智能手机代工大厂台湾鸿海创办人郭台铭与日本夏普合资的界显示器株式会社,与广州市政府合资位于广州增城的10.5代面板厂正在寻求买家。此外,自2018年以来,包括尼康、日东电工、奥林巴斯、爱普生精工等多家世界级企业宣布关闭中国工厂。
除了制造业,一些零售业外资也在撤离。在进入中国市场24年之后,欧洲最大的零售商家乐福6月23日迈出了撤出中国的决定性一步。这家法国集团表示,已同意将家乐福中国80%的股份出售给苏宁。此前有消息称沃尔玛也在快速减少中国门店数量,有分析称是由于土地租金上升以及互联网电商的竞争。而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也宣布,从7月18日起退出中国市场,不再运营中国市场,停止为亚马逊的第三方买卖家提供服务。需要指出的是,外资的撤离并不一定是关闭工厂或者撤资。也可能表现为国内生产不足,或不进行生产情况,这说明外商投资没有有效转化成产能,这会产生与外资退出同样的效果。
其次,外资企业的撤出会冲击整个产业生态。很多撤出的外资已进入中国很多年,与中国市场的合作关系也已很多年,如标致已合作27年,家乐福进入中国市场也有24年。它们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已形成了产业生态和体系,是中国产业生态和消费生态中很重要的一环。因此,这些外资企业的撤出会打乱这种生态体系,与它们在同一体系的上下游产业都将受到影响。特别是与这些外资配套的一些供应链企业,可能会跟随外资撤出中国市场。这样一来,单个外资的撤出,就会起到连根拔起的效果。
最后,不同领域外资进出的效果不同。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很多外资也加大了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投资力度。但实体领域的外资撤出,与金融市场领域的外资进入,不能起到完全的对冲作用。前者与中国市场直接相关,与中国企业有合作,与中国消费者、中国劳动者都有直接的关联;后者只是追求资本回报,在其他方面的关联很少,对中国当地市场的接触和拉动都很少。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来部分外资撤出中国市场,一方面与中国生产成本上升有关,特别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导致一些制造业利润下降,进而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生产。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导致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高额关税,这也削弱了一些外资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因此贸易摩擦也促使一些外资撤出中国。
需要注意的是,除以上因素外,很多外资企业的撤出也受中国市场环境变化的影响,特别是一些外国商会反映中国的营商环境需要进一步改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外资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变化,而这种变化很可能产生示范效应,特别是对打算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企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因此,面对外资撤出中国市场案例,不能从表面上看数字的增减变化,更要看到其中的结构因素及其对市场的影响。只有挖掘其背后原因,进而找出应对策略,才能达到稳外资的效果。
我们要提醒的是,汽车业的外资撤离不是小事。日本铃木撤资之后,法国PSA也准备撤资,此外还有福特以及其他车厂也在观望。目前汽车产业的局面受政策干扰太大,如果政策今天这样、明天那样,对市场的扭曲过大,已经超出了产业部门自身的能力范畴。在国内汽车市场,近几年新能源车的多种政策“搞乱”了汽车工业。现在国内的局面是,一百多家汽车制造厂,150万工人,这还没有算零配件行业,一旦出现整个行业性的大麻烦,将会地动山摇,以国内现有的财政力量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外资车厂的纷纷撤离只是一个信号,要警惕还会有更大的问题在后面。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面对外资撤出中国市场案例,不能从表面上看数字的增减变化,更要看到其中的结构因素及其对市场的不同影响。国内汽车产业外资撤出只是一个开始,后续要警惕出现更大的问题。(NYZX)
安邦咨询(ANBOUND)是创建于1993年的源自于本土的跨国智库,27年来坚持基于信息分析的战略问题研究和政策分析,在宏观、产业和城市等领域享有知名度。
原文地址:http://vport.anbound.com/weixinshare.php?id=112602&productid=13&shareuid=4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