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六, 2月 8th, 2014

五大行加入揽储大战折射出什么?

(华闻聚焦网 孔博)银行“钱荒”顽疾的根源,在于管制利率制度与市场化融资价格的矛盾升级。已占到社会总融资量半壁江山的社会民间融资,正在冲击着铁板一块的银行体系。民间借贷、各种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市场化融资,其价格已经几倍于管制利率水平,仅“宝宝们”的冲击之猛,就大大 出乎市场预料,特别是正在蚕食银行的低成本活期存款资金。

20140208100107592

媒体报道近期五大国有银行已悉数加入存款利率上浮到顶的队伍,即在官方存款利率基础上浮10%。而后,又有媒体核实,目前五大行基层行未接到上级行上浮到顶的通知。

但是,五大行存款利率上浮到顶的消息绝非空穴来风。从去年年中开始的银行内部“钱荒”持续时间之长是罕见的,已经成为商业银行业务经营的最大困境。如果长期 下去,不排除引发局部或者一些银行的支付危机金融风险。针对持续“钱荒”,特别是春节期间流动性需求加剧、供给压力大状况,一边央行开始不顾后果、不惜代 价通过逆回购手段大肆放水流动性。本周(20日—24日)公开市场实现净投放3750亿。

这一投放规模,是近一年来央行公开市场的最大规模投放量,仅次于2012年春节前一周6620亿元的规模。另一方面商业银行也在内部施策,应对“钱荒”。因此,传出五大行存款利率上浮到顶的可能性不是没有,目的在于提高资金价格,吸收储蓄存款,缓解资金紧张局面。

这 背后的两个现象必须引起高度关注。一是央行大肆放水流动性的背景。这个背景是在外汇占款较大幅度增加情况下的放水。去年10月、11月两个月外汇占款增加 竟然高达8400亿元人民币,什么概念呢?即央行被动向市场投放8400亿元。根据20%存款准备金率的5倍乘数效应,理论上市场创造出的货币可能高达 4.2万亿元。在此背景下,仍不能缓解市场紧张状况,仍需要央行通过逆回购放水货币,足以看出银行间流动性资金之紧张。

另一方面五大行动 议存款利率上浮到顶,说明五大行内部资金也呈现趋近状态。而一直以来的“钱荒”主要“荒”在银行,而银行中主要“荒”在中小股份制银行上。五大行资金并不 紧张,往往成为给中小股份制银行输血的施救者。假如五大行也出现流动性问题,那么,整个银行体系“钱荒”危机程度将异常严重。

银行体系 “钱荒”顽疾的根源,在于管制利率制度与市场化融资价格的矛盾升级、冲突加剧。已经占到社会总融资量半壁江山的社会民间融资正在冲击着铁板一块的银行体 系。民间借贷、各种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市场化融资,其价格已经几倍于管制利率水平,仅就互联网金融的“宝宝们”给银行带来的冲击之猛,就大大出乎市场预料, 特别是正在蚕食银行的低成本活期存款资金。管制利率已经对市场资金失去吸引力,社会市场化融资渠道正在分流银行存款资金,而银行几乎已经完全失去竞争力。 这是银行持续性“钱荒”的根源所在。

需要提醒的是,传统银行已经被逼到了死角,只有丢掉“传统”、垄断、老大思维,适应新经济新市场发展的新趋势,并且顺势而为,尽快全力发展新经济背景下的新金融,加大业务转型步伐,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站稳脚跟。

五 大行加入存款大战,给汇率、利率和资本项目自由兑换改革带来新的难题。持续的“钱荒”,告诫央行必须加快利率市场改革步伐。但是,利率放开可能造成市场融 资成本上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放开资本项目兑换,那么必然加剧国内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风险以及人民币继续升值影响到出口经济。因此,利率彻底市场化后, 如果不削弱央行调控能力,必须控制资本流动,而且,汇率市场化改革也不能过于激进。

一国必须在三个目标中选择两个。一国可以固定其汇率, 也不削弱其中央银行的管控能力,但手段必须是控制资本流动;一国也可以让资本自由流动,并维持本币的自治能力,但手段必须是让汇率自由波动;或者,一国还 可以选择让资本自由流动,并能稳定本币的汇率,但手段必须是放弃调控本币利率以防止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的权力。到了中国央行权衡利弊,考验其决策能力的时 候了。

来源:21世纪网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