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六, 3月 1st, 2014

“钱荒”预演中国金融危机

“钱荒”制造股市灾难

炒股12年的老股民杨小龙今年春节过得很开心。去年12月,他将自己300万元的证券账户资金全部买入了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和地产股票万科等等。“我认为,股票市场已经跌到了1949点附近,再加上这些股票业绩非常好,市盈率不到6倍,作为长期投资一定会有收获。”杨小龙得意地告诉记者。

2012年12月以后,中国股市果然在1949点附近出现大幅飙升,特别是民生银行更是一马当先。3月份,民生银行从6.5元涨到了11.9元,暴涨近1倍。杨小龙看到它没有继续上涨的愿望,就将股票全部卖出,期望股市回调后再度买入。但是,市场并没有听他的安排。民生银行等银行股和万科为首的地产股在4月和5月横盘整理了一段时间后,5月下旬继续走强,似乎要创新高。5月底,他立即果断将自己账户资金连本带利全部买股票。

但事与愿违,6月1日,市场开始下跌。因此前大获全胜,杨小龙没有把短期的波动放在心上。然而,市场风云突变。6月7日,市场谣传“钱荒”发生,银行间拆借违约,银行股票出现异动。杨小龙不相信真有什么“钱荒”,就在6月7日-9日继续融资150万元,重仓买入银行和地产股票。没想到随后“钱荒”持续发酵,股市暴跌,6月23日,银行股更是一路狂泻不止,大面积跌停。

到6月25 日,股市跌破了1949点的“解放底”,一口气跌到了1848点的“鸦片战争”点位。空头气焰十分嚣张,媒体惊呼会跌到1678点。此时杨小龙因满仓加信用交易亏损高达30%,去年的全部收益全部赔光。如果继续下跌,亏损会加剧。保命要紧,杨小龙在“鸦片战争”底部果断斩仓认输。就在这天下午,市场传来了政府出手救市。当天下午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蓝筹股如有神助一般大幅拉升,推动股指大幅反弹。斩仓后的杨小龙目瞪口呆地看着股指扬长而去,黯然流泪。

接受记者采访时,杨小龙激动地紧握着拳头,打向天空。“据我多年的市场经验与观察,中国资本市场闹鬼!这是一场人为制造的金融危机!”

从6月初到6月27日短短的15个交易日,沪指累计暴跌了 近20%,银行股票暴跌20%,地产股票下跌近三分之一。数千万投资者因一场莫名其妙的股灾让4.1670亿的财富烟消云散。起因只是一个关于“钱荒”的传说。

“钱荒”的前奏

“钱荒”的准确定义是什么?就是货币紧张。就是市场货币供应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不管这种需求是什么。

从宏观经济层面来看,没有人会怀疑中国缺钱。到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的货币投放量M2突破100万亿,居民存款高达50万亿。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从去年10月份开始连续十几次突破新高到达了6.16的高度。一季度央行还在大量地进行央票回购,控制因为外汇占款而投放的1.3万亿美元货币投放,何以转瞬之间就闹起了钱荒?

如果认真回顾,“钱荒”的苗头早就开始! 2012年11月8日上午,中共十八大报告郑重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这个提法有新的动向。中共十六大曾经提出,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中共十七大提出,实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比2000年翻两番,两次大会均未对居民收入增长提出具体量化目标。而十八大明确提出居民收入倍增目标,一度让全国人上下群情振奋。

但是,敏感的人也会发现,国家统计局统计资料显示,扣除价格因素,2010年中国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均比2000年翻了一番多,其年均增速分别为约8%-9%之间。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十年,是中国发展速度最快的十年。2000年,中国的GDP是 9.92146万亿,到了2010年,GDP已经接近40万亿。与此同时,2000年,全社会固定投资额为3.2918万亿元,到2010年,固定资产投资暴增到了27.8140万亿,增幅高达9倍,到2012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共36.4835万亿,增幅高达12倍。

为了高增长,不惜高投资。高投资的结果是,中国的货币投放如脱缰野马,一路狂奔。据统计,2000年时,M2约为13万亿元, 2012年已达97.4万亿元,居世界第一,接近全球货币供应总量的四分之一,是美国的1.5倍。我国货币供应量12年增长了7.49倍。目前我国M2与GDP之比接近190%,这一数字折射出投资效率明显下降、以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道路遇到障碍。

让我们看懂这些枯燥的数据吧。2013年到2020年只有8年时间,经济总量按照80万亿计算,扣除 2011年和2012年的GDP分别增长为8%和8.1%,那么剩下来的8年时间,平均每年GDP年均增速保持在7%左右之间。相比较过去十几年8%-10%左右的速度,经济增长必须大幅下降,这是中国经济减速前行的信号。

减速意味着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第一季度GDP高达12%,但是,到了2009年第一季度,中国GDP 同比下降到了6.2%, 只有半年时间,中国金融市场也出现了罕见的暴跌,上证综指下跌了72%,超过任何金融危机中的国家。这说明我们的经济整体极其脆弱。这是一个被货币灌水而肿胀的躯体,一个对货币投放有着无限渴望的经济体。没有继续投资,往后的日子不好过。

过去大规模的货币主要流向五个方向,一个是资本市场的大规模融资加短期投机。融资是一个无底洞,吸纳了数万亿资金;第二是房地产市场。持续大幅的房地产暴涨,几乎吸干了中国绝大部分家庭的资产,几十万亿的居民财富冻结在水泥钢筋构建的房屋上;第三个是出口加工贸易。长期以来,外贸出口靠低成本、高污染和政府补贴过日子,吸收了不少的投资;四是国有垄断企业。国有垄断企业资产庞大,效率低下,不仅具有强大的贷款能力,还通过将大量的国有资源证券化,吸纳超量的货币;五是一批游离于银行之外随处投机的游资,他们以短期投机为目的,一有风吹草动,就全面出逃,甚至流向海外。

李克强经济学与市场的碰撞

2013年人大政协会议召开之前,国家统计局公布,2012年国内生产总值按照年末汇率计算,GDP约合8.26万亿美元,人均GDP6100美元。在金融危机的余波尚存的情况下,能有这样的增长速度,值得代表们兴高采烈。

但是,从3月3日至3月18日这段时间,北京地区持续恶劣的雾霾天气让代表们无法高兴,他们纷纷用各种口罩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长达16天,只有3天时间污染指数低于100,符合环保部门的标准。恶劣的空气污染,终于让两会代表们知道了新鲜空气比GDP更重要。

其实,金融资本市场,早就应该知道钱荒必将发生。早在新总理李克强就职后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李克强总理就提出“约法三章”。“本届政府内,一是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二是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三是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公费购车只减不增。这三条中央政府要带头做起,一级做给一级看。”他还表示: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李克强同时还强调:新型城镇化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而且城镇化也不能靠摊大饼,还是要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东、中、西部地区因地制宜地推进。

从政府要过紧日子到城镇化不能摊大饼,新政府已经清楚表明,政府已经不再把重点注意力放在短期GDP的增长,而是关注长期的经济结构调整与改革,关注于中国上百个城市的人民能否喝一口清凉的西北风。

在此之前,习近平当选中央总书记以后,在2012年12月4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通过了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2013年初,习近平主席还出台了军队严格的禁酒规定。这一系列的规定主要是控制从地方到部队各种名目繁多的公款消费、铺张浪费。因此,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中的酒类股票闻风暴跌。以茅台为代表的酒类和奢侈消费酒店的股票平均暴跌40%左右。其中主要以官员为消费对象的湘鄂情暴跌接近50%。

在李克强和他的新一届政府就任后的三个月里,中国经济持续下行,各种经济数据都触碰底线。像以往一样,要求出台新的经济刺激措施的呼吁也此起彼伏。但是,这届政府非常清楚,一个超过50万亿的经济体中,货币投放已经产生边际效益递减。

政府投资不能持续,外贸出口在走下坡,公款消费的抑制带动消费市场。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同时熄火。唯有房地产市场一直长盛不衰,政府使了十八般武艺,还是飙升不止。原因就在于,制造业衰落,通货膨胀上升,银行利息低,资金没有出路。房地产企业利用房地产信贷基金和银行理财产品的渠道大量吸收银行存款。高达十多万亿的资金囤积在银行理财市场,导致银行业表外业务膨胀,疏于监管,金融风险持续累计。

为此,新一届政府不仅严控投资规模,并且开始整顿放贷行为,特别是对影子银行业务采取管理措施,以防止资产泡沫的出现。

李克强履新后的经济政策,引起世界各国深切的关注。总理上任100天,巴克莱资本公司创造了一个新词“李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用来指代李克强为中国制定的经济增长计划。巴克莱预计,李克强政府的政策将把中国推向“临时硬着陆”,未来三年里,中国的季度经济增速会降至3%。

虽然“李克强经济学”被西方媒体和中国经济学界过度的解读,但实际上,以李克强总理为首的新政府所做的一切并非要导致中国经济走向通缩,而是要通过结构调整和政策让市场重新获得活力。新一届政府政策取向非常清楚,信贷扩张过快和错配的局面必须要改变,以房地产为中心的产业结构改革必须要提速。

经济结构调整并非经济紧缩。中国每年近700万的大学生毕业等待工作,近两千万的农民工继续走向城市寻找致富之道。经济持续紧缩不是新政府的选择。李克强总理表示,宏观调控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使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间,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等不滑出“下限”,物价涨幅等不超出“上限”。

市场认为,经济增长的“下限”是保证年度GDP增长率不低于7.5%,物价上涨的“上限”是保证全年CPI不超过3.5%,这两者都是今年年初中国政府设定的年度经济目标。这些本来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事情,在“钱荒”时刻,一切都演变成宏观经济从紧,货币供应紧张,商业银行缺钱,外资大规模撤离,一切都成为做空中国的理由。

华尔街大鳄早已开始做空中国

中国经济早已经融入世界市场,我们出口了几十万亿价廉物美的商品给西方国家,换了3万多亿的美元又转手借给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但是西方世界似乎和中国格格不入。在他们的眼里,中国是个暴发户。暴发户一定不会有好的结果。任何国内的风吹草动都会导致各种猜想,虎视眈眈的外国对冲基金一直抱有做空中国的情结。好像这个新兴的经济体不在繁荣中崩溃,就会在繁荣中膨胀。如果2020年经济总量赶上美国,那2040年就是全球老大。中国不能这样!它必须崩溃!西方人都在这么想。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中国经济的蛋在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已经有明显的裂缝。2009年4万亿经济政策出台以后,导致房价成倍暴涨,2010年底通胀加速上升,为此政府不得不采取经济紧缩。这给华尔街空头制造了机会。华尔街蠢蠢欲动,其最著名的四大对冲基金经理查诺斯、麦嘉华、格兰瑟姆和鲁里埃尔·鲁比尼不约而同“看空中国”。

2010年底,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掌门人查诺斯放出惊人预言:“中国的房地产泡沫相当于1000个以上的迪拜”。预见到中国宏观经济的紧缩会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和房地产价格下降,银行坏账增加,查诺斯从银行、地产和大宗商品三个方面抛空中国上市公司股票。

2010年,另一个同样有 “末日博士”之称的投资者麦嘉华(Marc Faber)2月到4月间接受彭博电视台访问时预言,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在2010年明显放缓。由于中国闲置产能过多,并且贷款增速下降,因此中国经济存在崩溃的风险。中国经济将在9-12个月内崩溃”。

2011年 4月,又一位有“末日博士”之称的鲁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在Project Syndicate上发表文章说,“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拥有足够的发展速度,足以在将50%的GDP重新投资的情况下最终避免遭遇巨大的产能过剩和令人忧心的不良贷款问题。” 鲁比尼指出,直到2012-13年之前,中国或许能维持一个高增长率,但是2013年中国经济将走向崩溃。

华尔街空头主力大肆渲染中国房地产泡沫,在不同的市场制造做空中国的机会。过去的20多年,中国企业为了寻求上市融资,在国内外同时开辟不同的市场融资渠道,造成了中国上市公司奇特的市场分布和股本结构,除了国内的A、B股市场以外,还分别走向香港、新加坡、美国等地。中国同一家公司在不同市场的股权规模还有巨大差异,这更加给了华尔街空军主力随处下手的机会。

2011年开始,美国做空机构利用中国在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丑闻、中美两个会计制度和证券管理的差别、中国概念股不规范的借壳上市行为等等,制造声势浩大的做空舆论,编制出大量的谣言,全面摧毁了美国市场对中国概念股的信心。几乎所有的中国公司无一例外地遭到做空大鳄的重创。中国概念股公司平均下降60%以上,超过一半股票跌破净资产。

在香港市场,利用中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将会导致银行坏账增加的忧虑,空头主力集中力量做空中国银行股票。恒生金融板块直接成为港股受挫重灾区,导致香港银行股票暴跌。其中,建设银行股价进入2011年6月份后狂泻至6.27元,跌幅达16.6%。该股于6月9日的沽空额高达6.09亿元,占大市沽空金额的7.04%,创第二季度最高水平。

中国金融资本市场有鬼

中国股票市场从2008年暴跌后,只有2009年一次大幅反弹到3478点。从这以后,当美国的道琼斯指数屡创新高的时候,上证综合指数却一路下行。这三年中国经济速度并没有大幅下降。为什么中国股市如此一蹶不振?

中国股市的权重结构埋下做空的种子

中国股市从一开始筹建,就一直奉行为国有大型企业融资服务。过去几年,从中国石油为代表的资源股到以工商银行为代表的银行股,以中国联通为代表的电信类公司到以中国重工、中国南车等机械工业类股票都大规模的上市。截止到2012年底,全国共有国有控股上市公司953家,占我国A股上市公司数量的38.5%,市值合计13.71万亿元,占A股上市公司总市值的51.4%。

除了银行股票因为其垄断金融的地位而具有较大的增长外,那些股本超大的公司既不能产生可观的红利供股东分配,又不具有高速成长能力供长期投资。更因为股本巨大无法成为短期炒作的对象,除了不停地增发股票和债券融资以外,它们一直是市场僵而不死的庞然大物。但是,这些超级航母因为占权重份额大,当市场需要它们对大盘指数发挥作用的时候,它们就是最好的做多和做空的标杆。

股指期货成为金融大鳄的赌场

2010年4月16日,沪深300股指期货诞生。股指期货的推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设计者希望股指期货能够改变中国只能做多的单边格局,为股票现货市场的机构投资者提供对冲和避险工具,减小系统风险对现货市场的冲击;最主要的还在于,通过股指期货的套利策略平滑期现价差和现货价格波动。

股指期货以沪深300指数为标点。这300指数囊括了沪深两市300家权证最大、包括国有控股企业的所谓蓝筹股公司,而且股指期货高达20倍的杠杆交易给市场急剧波动提供了巨大的获利空间,股指期货的T+0交易无论做多做空当天都可以平仓,增加了市场流动性的同时也增加了巨大的投机性,因此而成为机构投资者玩弄股市的法宝。

截至2012年3月,股指期货全市场共有法人账户1868个,其中,特殊法人账户(券商、基金和信托) 有225个,其中包括51家券商、15家基金公司、部分信托机构。

由于中国超级权重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国有股本巨大而原则上不能流通,只要对流通股票精心炒作,就可以撬动上证综合指数暴涨暴跌。例如中国石油总股本1830多亿,其中国有企业控股1500多亿,占总股本的86.35%。 还有香港市场的H股208.24亿股,占总股本11.38%。两项相加占总股本97.63%,由于国有控股的86.35%部分不能买卖,A股只有43.37亿股可交易的流通股票,按照每股8元计算,只有342亿的流通市值,因此,主力机构只要把握住这部分市值的股票,就能撬动中国石油16000多亿的市值,撬动中国股市20多万亿的市场。如果再配合中国石化、中国建筑、中国中铁、工商银行这样的大盘权重股票,就可以完全掌控中国股市的涨跌,把中国股市玩弄于掌心。

央行货币发行机制扭曲

目前我国央行发行基础货币主要来自三条渠道:一是外汇占款增量;二是央票到期;三是财政存款释放。其中外汇占款成了最重要的渠道。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的统计,到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有3.4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相当于21万亿人民币。

通常说,外汇储备的主要职能及其用途一般可划分为三个方面:一、平衡国际收支和偿还外债的支付性储备;二、稳定本国货币汇率的干预性储备;三、投资获利的增值性储备。一般情况下,若中央银行只是将外汇储备用于平衡国际收支和偿还外债,则对通过外汇增减投放基础货币会有较大的主动权。但是,过去30年,特别是中国加入WTO以后,中央银行收购外汇的主要目的是维持汇率稳定,确保出口和吸引外商投资。要维持汇率稳定就必须大量收购外汇储备,要促进出口和吸引外资就必须控制银行存款利率。这样就构成了在银行低利率的条件下出口增加、贸易顺差加大、外商直接投资增加、美元储备增加、人民币不断升值、房地产价格飙升的循环。

为了对冲外汇的大量流入,央行一方面大量发行人民币,收购美元储备,导致外汇占款巨大、人民币货币超发,推动投资高涨、通胀压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为了控制流动性,央行通过调整银行存款基准利率、调整央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来调控商业银行可用于贷款的数量。因为存款利率调整会导致全行业企业成本上升,在国有大型企业效率低下和出口企业利润微薄的情况下,央行一般不轻易用利率升降来调节货币供求,而是人为地压低银行利率。存款准备金频繁的调整,虽然可以回收商业银行流动性,但是却收不回已经流入外商投资企业和出口贸易盈余企业手中的已经兑换了的大量人民币。相反,它反而抑制了那些特别需要贷款的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造成货币非常紧张的局面。同时,为了控制资产价格上涨而导致的房地产泡沫,政府严控房地产企业融资。于是,房地产企业和资金紧张的大量民营企业通过高利贷渠道筹资。

中国外汇的主要来源是三条通道,国际贸易顺差、外商直接投资和热钱。这三条通道涌入的美元所在的区域通常是从最先对外开放的开发区到后来数量庞大的各种能够吸引外资和制造外贸产品加工的名类繁多的工业园、科技园、产业园。在这些地区以外,如中西部地区,大量的企业是没有外汇流入的。因此享受不到人民币超发的好处,反而遭受外汇流入所导致的通货膨胀影响。央行通过调整存款准备金来控制商业银行的贷款规模,不仅不能控制已经投放给外汇流入企业的资金,反而加剧了非外汇流入地区对信贷的需求。由于银行利率的人为低控,外汇流入地区积累的货币并不能满足银行的存款收益,于是通过各种渠道以高利贷的方式在银行系统外循环,导致一个2万亿-4万亿的银行理财市场和高利贷市场的诞生。

央行在调整存款准备金的过程中会发现这种数量型工具的长效影响,并不能过于频繁地调整。于是在调整存款准备金外,央行还发行一种称之为央行票据的债券,简称央票。它是中央银行为调节商业银行超额准备金而向商业银行发行的短期债务凭证。一般而言,中央银行采用利率招标或价格招标的方式,交错发行3月期、6月期、1年期和3年期票据,其中以1年期以内的短期品种为主。

但是,央行可以控制商业银行的货币流通量,却控制不了外汇的短期流入和流出,特别是无法控制大规模的热钱的进出。由于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的变动,外资短期的进出可以获得差价,因此外资流动日益频繁。原来的存款准备金解决不了短期外汇占款的突然增加,因此央行利用央票推出回购业务,作为频繁使用的数量型货币政策工具。

回购分为正回购和逆回购两种。所谓正回购,就是央行与某个金融机构签订协议,将自己所持有的国债按照面值的一定比例卖出,在规定的一段时间后,再将这部分国债买回,起到顺利回收资金的目的。逆回购简单解释就是央行主动借出资金,获取债券质押的交易。央行的回购操作以7天居多,每周到期再滚动操作。

任何金融工具都会被市场利用作为盈利渠道。金融机构利用央行的回购业务做起短期资金生意。但是随着央行频繁的、不停的回购业务操作,商业银行跟着央行正回购和逆回购一起跳舞,做起了短期的融资和贷款业务。回购先是成为股票市场IPO发行时新股申购的主要工具,随后又成为证券金融机构进行短期融资融券的重要工具。并且逐步衍生出一个庞大的短期资金交易市场。许多金融机构借短期债务,做长期贷款,以此获得超额的利差。由此导致对短期资金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导致反映这个短期市场资金需求的上海银行间短期拆借利率飙升。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由于人民币升值预期强烈,大规模热钱短期涌入,资金过剩,央行轻用以利率为主的价格型工具,重用公开市场操作的数量型工具,从频繁使用回购业务、到上海银行间市场、到隔夜拆借利率、到银行理财市场形成了一个紧密相关的链条。长期以来,这个利益链条上的人习惯了央行的公开操作,他们甚至可以预期到央行在什么时候、以什么量和什么工具进行操作。大量的银行理财利用央行的公开操作业务所衍生的市场,通过低利率的短期融资市场,投入长期高风险的借贷、采取期限搭配和杠杆交易的手段,以钱生钱,逐步积累巨大的金融风险。

“钱荒”预演金融危机揭秘

无论是从宏观经济结构还是中国证券市场体系,从央行的货币政策还是外汇储备的后果,我们都会看到,“钱荒”在中国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而是一个必然现象。可是为什么直到今年6月份才开始暴露。这里面有一个深刻的问题。那就是国际热钱的流入。

热钱是什么,在央行的外汇占款中,就是无法解释的那一部分。民间通常说是通过地下通道流入的短期外汇资金。

2010年以后,华尔街空头已经在美国的中概股概念股市场、香港的红筹股和H市场全面做空中国。中国股票市场也受到巨大的影响,外资一度大量短期撤离。

随后人民币开始止跌回升,开始了持续快速升值的过程。这一段时间,有两件大事发生。一是中共十八大即11月8日即将召开,二是2013年3月人大政协两会即将召开。因此这段时间新的党和政府领导人即将换届。中国十年一遇的党政领导更替无疑给市场制造了想象力。

仿佛就是专门安排的一样。十八大召开之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去年10月份下降到6.345以后止跌回升,随后扶摇直上。到今年6月23日,暴涨到6.1598的历史最高点。两个月内连续17次创出新高。

0 (1)

(见图一)显然这个时期的外汇流入很大,我们从外汇占款图中也会看到同期的外汇占款大幅增加。(见图二)

0 (2)

去年12月份以前,金融资本市场的资金极为匮乏。中国的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大部分都轻仓,非常悲观地看空市场,根本就不相信市场会有大行情。大量的中散户都割肉离场。紧接着不久,12月10日,中国股市开始出现大幅反弹。就在市场对反弹普遍不认可的情况下,谁也没想到,从2012年12月到2013年3月,沪指暴涨了27%,其中银行、地产股票这些大盘蓝筹股票一直领先涨势。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平安银行都暴涨80%左右。

是谁敢在这样的大盘股上下注?这需要巨大资金才能推动的板块暴涨说明一定有巨资杀入市场。这资金从哪里来的?它们来干什么?

笔者当时在《人民币飙升的背后》指出,这是大量热钱涌入中国,导致外汇占款急剧增加所致。2012年12月开始,外资流入持续4个月急剧增加,随后5月和6月也平稳增加,导致外汇占款猛增了近两万亿。那么这外汇占款中究竟是哪一部分资金增加最快?

笔者查看了数据统计,从图三看出,同期中国出口并没有大幅增加。而且贸易顺差从2012年12份开始还在大幅下降。

这两万亿资金显然有大量是通过地下通道涌入中国的热钱,并迅速进入了中国股市。当今年3月份市场短期暴涨后,这批资金就开始撤退。股市经过2个月的盘整,到5月底大部分热钱已经开始撤离股市。从图二中我们也看到,外汇占款在4月份达到峰值,5月增幅大幅减少。

应该说,热钱从2012年12月开始,对中国股市发起一次完美的突袭。用四个月的时间从中国股市获得了30%以上的回报。而在期货市场,利用20倍的杠杆交易做多,这轮上升行情多头可以获得5-10倍的利润。这是一次非常典型的热钱主导的股市突袭,在5月31日完美收官。

资本是贪得无厌的。当这些资金撤离市场以后,绝不会轻易长期离开股市。它们一定会以更加有效的方式做空市场,再次获得暴利。实际上,在4到5月份,做空战略全面准备。笔者查看了5月底股指期货交易情况。整个5月份期指持仓变化幅度加大,空仓不断增加,多空双方分歧也逐渐加大,持仓量在5月末已经突破13万手,接近股指期货开通以来的历史高点。显然,多空主力在未来将进行火并,就看谁能掌握舆论的影响。

6月1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生效。国家对蜂拥而至的热钱加强了管理,使热钱流入速度减缓。与此同时,市场预期美联储缩减量化宽松政策,美元有回流迹象,也加大了热钱从中国市场暂时逃离。

6月4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表示,我国吸收外资规模稳步扩大,截至4月底,累计实际吸收外资金额1.3万亿美元,在全球排名中居第二位。商务部显然还沉浸在外资增长的喜悦中。

但是真正的导火索是中国金融资本市场长期隐蔽的风险聚集。货币大量增加促使商业银行扩大表外的所谓理财业务。随着杠杆率的不断放大,商业银行的人民币超额备付金在逐渐下降。据报道,3月末商业银行的超额备付金率从去年年底的3.51%降至2.58%,二季度,超储率估计已经降到1.5%左右,银行体系流动性的边际承受力也因此大为下降。上海银行间拆借利率逐步升高。

6月6日上午招标的今年第10期农发债期限为6个月,原计划募集200亿元,实际发行仅为115亿元,利率为3.4493%。 已经表明市场资金非常紧张。

6月6日,市场传言光大银行对兴业银行的同业拆借资本金到期,光大银行选择违约。导致两家银行合作破裂。两大银行不得不大幅度提高各自吸收资金的价格。

商业银行的扩张背后,反映出中国经济呈现下行趋势,外贸出口乏力,积累性投资致产能过剩,地方债务高企,债市、房市和金融业绑在一起的系统性风险越来越大。当时,市场各方都在热切期盼央行采取放松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或者停止正回购加大逆回购,给市场增加流动性。

6月7日,央行继续发行了20亿央票,表明其回收货币的决心,彻底浇灭了市场对央行“放水”的盼望。给金融资本市场带来了巨大的震动。这意味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经济的活力将来源于内部结构的改革和调整。短期内的股票市场完全没有做多的动力。

不能做多就赶紧做空!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的双向交易就是为了熊市设计的财富通道。金融市场的大鳄对央行的行动心领神会,立即大规模做空。

2013年6月6日开始,期货主力利用中石油和中石化的指数权重,大规模做空,随后13个交易日,中石油暴跌17%。中石化暴跌18%。与此同时,空头在“钱荒”中最可能受到影响的银行和地产股票上疯狂地做空,特别是民生银行、兴业银行等银行股票大幅跌停,给市场制造了金融危机爆发的恐惧,大量的地产股票几次冲击跌停板,市场全面的恐慌如同末日的来临,短短12个交易日,导致股市暴跌19.55%。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这是中国银行业没有出现任何特别违约的情况下发生的资本市场暴跌,这是在中国设置了跌停板情况下的暴跌。如果真的有一家银行出现兑付危机,或者股市没有跌停板,中国股市将会出现无法想象的情况。

在这场由“钱荒”导演的金融危机预演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中国资本市场潜伏着一个十分可怕的力量。这个力量十分洞察中国的政治经济运作方式,深刻地理解中国资本市场的体制弊端,熟悉扭曲的中国金融体制及其相互关联,具有操纵媒体的强大力量,拥有大规模的资金实力,他们在大陆和香港两个市场协同作战,一有机会就会露出凶恶的本质。这是热钱的本质,是游资的本质,是真正金融资本的本质。如果说2008年的中国股市大崩溃,还能够归咎于全球金融危机的总爆发,那么2013年6月中国股市的暴跌,是中国金融危机爆发的预演,它反映出中国金融市场的值得深刻反省的诸多问题。

“钱荒”问责

谣言与银行的反应

这次“钱荒”起源于6月6日传言光大银行对兴业银行的同业拆借巨额资金违约。涉及到银行违约这样的大事,光大银行和兴业银行直到6月7日16时10分,才通过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正式否认“拆借违约门”传言。 相差了一天一夜,让所有的媒体都参与“钱荒”的炒作,制造了恐惧的气氛。两大银行反应如此迟钝,要么真有违约发生,双方都有难言之隐;要么是管理层的官僚主义,或者管理团队缺乏应付突发事件的专业能力。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6月20日晚间,21世纪网发布消息称中国银行20日下午资金违约。对此,中国银行晚间立即做出反应,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国银行从未发生资金违约事件,有关市场传闻严重失实,可能扰乱中国金融市场秩序。致使6月21日 凌晨《21世纪网》称自己报道为不实新闻,并向中国银行、广大读者以及各方机构表达歉意。

信用是商业银行的生命。这次“钱荒”的谣言直奔商业银行最致命的地方下手,而且多次出现。这应该引起商业银行深刻的反思。谣言的起因是什么?是通过什么渠道泄露?目的是什么?应该如何应对?造成了什么后果?是哪个环节失职?今后如何防范?可惜至今为止,没有看到任何回答。特别奇怪的是我们没有看到银行监管当局银监会的明确反应。

“钱荒”与央行

回顾这次“钱荒”,真正的根源在央行。在5月份以前,央行因为外汇的急剧流入一直在进行回购操作,但是6月1日后,当热钱开始撤离,央行对市场资金紧张的情况没有做出反应。

6月6日上午招标的今年第10期农发债期限为6个月,原计划募集200亿元,实际发行仅为115亿元,利率为3.4493%,明显高于原来的预期,已经表明市场资金紧张。

6月14日,今年第四期记账式贴现国债再现流标,该债券期限为9个月,计划募集150亿元,仅获95.3亿元的有效认购,中标利率则高达3.7612%。再次显示市场资金紧张加剧。

但是,央行对市场蔓延的“钱荒”恐惧似乎并不在意,继续在6月18日重启3个月期央票发行,发行量虽然只有20亿元,但这让市场确信央行对“钱荒”不施援手,因而加剧了市场恐惧。导致6月20日中午,上海银行间隔夜利率大幅飙升超过578.40个基点,利率暴涨到13.44%的骇人听闻的高度。随后5天时间,资本市场空头大肆做空银行股,股票市场空头大获全胜。

“钱荒”过后,资本市场国内外不少经济学家表示,自6月初以来,中国央行试图要求中资银行将贷款撤离影子银行。为了敦促中资银行将贷款撤离影子银行,中国央行停止向银行间市场投放流动性,这实际上相当于倒逼正规银行调整贷款行为。很多人支持这种行为,认为,这是央行对市场进行压力测试。但这是值得怀疑的。

央行的职责是什么?笔者仔细查看了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其中有两点值得注意,一、监督管理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和银行间债券市场、外汇市场、黄金市场。 二、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国家金融稳定。

长期以来,由于央行的货币政策给市场留下了投机的缝隙,中国银行业的表外业务市场已经积习深重,影子银行的风险时有爆发。央行应通过修补政策漏洞、严格监管市场来化解风险,而不应在市场操作的层面来激发市场的矛盾,任由市场动荡,更不应该有通过市场来惩罚相关银行的意图。因为,现在银行业与各行各业紧密相关。通过惩罚银行会导致资本市场的暴跌,将危机向亿万投资者转移。银行业稳定的基石是信用。这次钱荒显然制造了商业银行间的不信任,甚至制造了商业银行对央行的不信任。这将为未来银行业的协调与合作留下隐患。

钱荒预演了中国一次金融危机,如果相关管理机构和市场的各方不深刻反省,未来可能真的上演更大的金融危机。

本文来源:《成功》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