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1月 2nd, 2015

中国散户的股市豪赌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不会打击人们的期望,但他们会尽量控制杠杆率,让股市变得不那么像赌场,当局正在试图遏制最严重的过度暴涨。

股民在北京一家证券营业厅紧盯股价。

股民在北京一家证券营业厅紧盯股价。

邝清明(音)是北京的一名银行从业者,今年秋天他突然间做出了一个投资决定。

随着中国一度火爆的房地产市场变得低迷,邝清明卖掉了他七年前花40万人民币购买的公寓,基本上不赚不赔。然后他把一半的卖房款用来炒股。

“我认识的人差不多都在炒股,所以我觉得我也应该炒股了,”51岁的邝先生说。

“今年股指上涨了,”他说。不过他的股票投资组合的表现基本持平。

中国正在竭力应对以下问题:经济放缓、楼价下跌和信贷的日益收紧。但中国股市一直在飙升,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邝清明这样的普通炒股者。

中国老百姓纷纷入市的场景,还是金融危机前2007年来最热闹的一次。为了赚大钱,有些人动用储蓄存款来炒股,或者卖房炒股。在截至12月12日的一周里,上交所和深交所新开股票账户接近90万户,创下七年来的新高。

上证指数在经历了数年的平淡表现之后,现已成为世界上表现最好的主要股指,今年到目前为止,涨幅达50%。自11月开始,则已经涨了31%。本月,上证指数冲过了3100点,创下近五年来的新高。

中国券商也乘势冲高。该国规模最大的券商属于国有控股。本周一在深交所,国信证券在首次公开发行中募集了7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后,在交易首日飙升到了44%的最高限额。中国顶级券商海通证券和中信证券均计划在香港增发新股。

虽然中国领导层长期以来都希望股市反弹,但目前的暴涨隐含着风险,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惨重损失。很多交易使用了融资融券,或是使用了借来的钱。所以如果股市情绪波动,涨势可能会来得快,去得更快。

“股市里的杠杆太高,现在真的很容易变得极不稳定,”美奇金(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J Capital Research)的联合创始人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说。

中国的市场监管机构“不会打击人们的期望,但他们会尽量控制杠杆率,让股市变得不那么像赌场,当局正在试图遏制最严重的过度暴涨。她说。

12月19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已开始针对涉及18支小盘股的市场操纵行为展开调查。根据证监会在官网发表的这份声明,它已在研究一些新型的短期操作手法,其中包括“建仓拉抬出货”。这是指投资者鼓吹某些股票,以便哄抬它们的价格,然后迅速获利了结。

尽管背负着内幕交易等操纵行为泛滥的恶名,中国股市仍然可以在刚刚出现复苏迹象之际,就吸引到纷至沓来的投资者。

“大家都不过是想赚点钱,这就像赌博一样,”一名65岁的退休人员谈到自己的投资行为时表示。他说自己姓杨,但拒绝透露全名。

“赌徒为什么会不断押注,甚至在赔钱的时候也会继续呢?”本月,在北京的一家券商营业厅,他一边翻看交易终端屏幕上的股价和图表,一边反问道。“炒股也是一样。如果亏了钱,你就想弥补损失。如果赚了钱,你就想赚得更多。”

普通的中国投资者之所以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部分原因在于他们的理财选择相对较少。

尽管习近平最近承诺进行金融改革,但情况还是老样子。例如,上海和香港股市上个月新开通了“沪港通”,让内地投资者首次可以直接买卖港股。然而,只有非常富有的内地投资者才有资格参与,而通过“沪港通”进行的实际港股交易规模,大大低于可用的配额。

其他一些人气投资选项如今显得吸引力下降了。中国楼市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看来包赚不赔。本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几个月,在中央政府追踪的70座大中城市里,新建成的住房价格全都下跌了1%至9%。

人们似乎也在从余额宝这样的理财产品中抽出资金,投入股市。余额宝是一支人气很旺的货币市场基金,由隶属于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的一家金融服务公司管理。

余额宝于2013年6月推出,目前已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之一。不过,它的年回报率已经从今年1月份的将近7%回落到当下的4%左右。

“从9月开始,我把钱一点一点从理财产品和余额宝转移到了股市,”陈豪文(音)说。他现年26岁,在南方城市深圳从事信息技术产业的工作。

最近一个季度,余额宝管理的资产第一次出现下滑,在9月底降至5350亿元人民币。而在6月底时,这个数字为5740亿。

但是,像陈豪文这样的人发现,中国股市的稳定性,有时会远远比不上货币市场基金。

“这是我第一次炒股,”陈豪文说。他使用社交媒体来追踪股市分析,获得荐股信息。

“之前我卖了一些股票,赚了一点钱,但是现在,总的来说,我在赔钱,”他说。“我还在学习阶段。”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