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2月 28th, 2014

韩流造魅术:东亚女性的男色盛宴

长腿欧巴李敏镐、“来自星星”的金秀贤、“炸鸡与啤酒”……新一轮“韩流”滚滚而来,成为我们时代又一大文化奇观。文化观察家马小盐认为,韩流文化风行的背后,是对东亚女性感官需求的蓄意迎合。而韩剧男主人公呈现出的暧昧难明的中性风,多半得力于近些年东亚女性经济与政治地位的提升–她们开始成为男色鉴赏人。

011

最近,谁若没有看过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便有脱离时代的危机。“炸鸡与啤酒”之类的台词,对一个很少观看韩剧的人而言,几乎成了难以破解的江湖黑话。在长腿欧巴李敏镐激起的韩流尚未平息之际,“都教授”略显稚嫩的正太面孔再次以龙卷风的方式袭卷各大时尚媒体。面对气势如此汹涌、蓄意迎合女性感官的韩流文化,我们很有必要探求一下它的造魅原理。

拓宽爱情叙事的康庄大道

言情剧是大众文化领域中一个长盛不衰的主题,它有它的三大纪律:1永需拯救的女主角。2,以痴爱为职业的男英雄。3,恨别离与常相随的爱情矛盾。所有广受欢迎的言情剧,皆有一个具有惊人美貌与惊人无知的女主人公,她往往还拥有惊人的不幸。“三惊”女性是言情剧的磁核心,只有“三惊”女性的在场,以痴爱为职业的男英雄才会踏着祥云飞奔而来;也只有“三惊”女性的存在,言情剧才能在观众那里唤起深切的共鸣。无论是《蓝色薰衣草》,还是《来自星星的你》,皆可看出韩国编剧对言情剧三大纪律的严格遵循与娴熟应用。

众所周知,言情剧的主要消费群体是有闲女性。在时间就是金钱的时代,有闲是富裕才具有的特征。富裕而有闲的女性,需要言情剧来填补她们的时间黑洞,并滋润她们的嗜爱心灵,韩剧于是成了她们消磨时光的亲密伴侣。但几千年积累下来的有关爱情的文艺作品,几乎穷尽了人类已有的爱情模式。人类之爱,无非是男人与女人、女人与女人、男人与男人。比起日新月异的科技产品,种类繁多的饮食衣物,人类的爱情模式几乎匮乏至平庸。在公主最终嫁给了王子的童话故事几近终结的21世纪,如何慰抚有闲女性爱饥渴中的童话梦,如何使得古老爱情故事焕发出最新容貌,是摆放在全世界编剧面前的一大难题。西方影视剧取悦观众的法宝是开拓新的爱领域:跨物种相恋,如《金刚》中的人兽恋;跨星球相恋,如《超人》中的人与外星人。东方影视剧在这方面则一直比较保守,它们更喜欢回归传统:不是人妖恋,便是前世今生式的大穿越,诸如《青蛇》与《步步惊心》。

最近风靡东亚大陆的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吸引观众的恰恰在于它的爱情叙事模式是东西方言情剧的结合体。这部电视剧,既采用了西方言情剧中的跨星球相恋,又采用了东方传统的前世今生。剧中的男主人公来自外星球,女主人公则几度转世轮回。言情剧的三大纪律与新颖的爱情模式一拍即合,不但拓宽了爱情叙事的康庄大道,还吸引了大量的女性白领。再加上剧中俊男靓女物欲横飞,时尚衣着花样百出,知名品牌频频闪现,使得整部情爱痴缠的言情剧顿时成为巴黎时尚秀的变体。此举不但满足了有闲女性猎奇的爱欲望,还唤醒了有闲女性的恋物癖。她们四处购买与女主人公同款的品牌大衣、鞋子与包包,甚至还涂抹与女主人公同款同色的口红。就这样,她们变成了她们所观看的女主人公,虚拟世界慢慢篡改着她们的人生与爱情,她们则在现实中演练着刚刚学来的公主梦或女王梦。

完美偶像的诞生

从2005年超女冠军获得者李宇春身上可以看出,大多中国女性欣赏中性美。中性,性别不明,站立在男女性别分界线上的人。但这不是中国女性独有的审美观,似乎整个东亚大陆的女性皆是如此。东亚女性理想的梦中情人,多半不是硬汉型人物,而是具有柔美面孔的中性人。男人爱萝莉,女人喜正太,是东亚大众文化中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大量日本漫画中的男主角长着一幅少女的面孔,而韩剧中的男主人公则往往呈现出一种暧昧难明的中性风。这多半得力于近些年东亚女性经济与政治地位的提升。女人,尤其是有钱有闲的女人,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以自己的审美观判定:什么样的雄孔雀能够愉悦她们的眼眸,什么样的开屏方式可以博得她们的首肯。她们开始成为男色鉴赏人。

美少年之美,是古希腊文化与东方古典文化皆有的一个美学主题。但古希腊文化中的美少年阳刚气质颇浓,他们喜好运动,喉结突出,肌肉壮硕,唇上富有蒲公英一样的柔毛:胡子。东方文化中的美少年则多以阴柔形象出现,从潘安至贾宝玉,无论历史人物还是经典文学形象,美少年多是缺乏男人气的一种类女性衍生物。东亚女性嗜好中性美的这种趣味,几乎是对东方古典男同性恋审美观的一脉相承。只是,男同性恋将阴柔男性当做女性的替代品,而东亚女性则将之看做真正的男人。她们真的将中性男看做男人,并在爱男性、恋他者么?在我看来,东亚女性对中性男的这种难以解释的爱恋,是一种镜像反应,一种根深蒂固的自恋。这是一种那喀索斯症,嗜好自拍的她们,无法反观自身,无法时时看清自己的脸,便想在理想男性的躯体上片刻不停地搜索到自己的面孔。

韩国偶像剧是中性美在东亚大陆的最大生产线。这些商业化的影视公司,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商品,便蓄意打造大量此类偶像明星。无论李敏镐还是“都教授”,皆长了一张中性化的面孔。他们似男非男,似女非女,俊逸出尘,超越性别。这种模糊的性特征,令女性观众从自恋的角度欣赏他们,男性观众则从欣赏女性的角度观看他们,从而使得他们比性别明晰的男影星拥有更为庞大的受众。扮演“都教授”的金秀贤,便是此中楷模。只看广告,他那稚嫩而女性化的面孔,令人怀疑《来自星星的你》是一场关于正太与女王的言情戏。而他偏偏演绎的是一个来自外星的、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四百多年的男人。正是这样的角色,才堪称十全十美。因为他既可以满足女性观众的恋父情结(他四百岁了,足够老),又可以满足女性观众的正太情结(他貌若羔羊,鲜嫩可口),还可以满足女性观众对知识的渴求(他是教授,知识丰富),更可以满足女性观众乞灵于英雄庇护的爱情梦(他来自外星,拥有超能力)。这样的一个男人,本质上已经不是男人,而是女性们日思夜想的完美之物。他可大可小,可老可少,可做爹,可为儿,可飞行,可静默,可令时光顿停,可美貌与智慧并重。他无所不能,他是一切的一切,他完全可以令女性粉丝为之茶饭不思神魂颠倒。

资本胜利意淫万岁

在我写这篇文章之际,微博上传来一条消息,有疯狂的中国女粉丝买机票去韩国,只为一睹金秀贤真颜。这令我想起2007年的“中国病人”杨丽娟。这位偶像崇拜者,以13年的青春和全家资产追随刘德华,却仅换来刘德华不到十分钟的接见。

娱乐时代的偶像工业,是一种将人商品化的经济学。它的一端是亿万崇拜者的消费,另一端则是由娱乐公司精心打造的商品:偶像。在偶像完美无缺温情脉脉的面纱下,是一只残酷至极的招财猫,他只为他自身与他所在的公司积累资本,粉丝仅是他敛财的工具之一。在偶像与粉丝之间,拥有的仅是出售影像的人与购买影像的人的消费契约,除此之外,他们素昧平生,毫无关联。

然而,疯狂的粉丝看不到这一真相。她们分不清虚拟与现实的边界,以病态的激情追逐着自己的偶像乌托邦。很多粉丝在追逐偶像的路上一路狂奔,一生都未迎来偶像的黄昏。直至今日还深情怀念文革岁月的红卫兵,便是永远生活在偶像巨影中的爬虫。粉丝人格,本质上是一种寄生人格,它只有寻找到一个强大的寄主,才有存在感与安全感。在尼采看来,偶像的黄昏,是独立人格形成的黎明。在偶像倒下的地方,会站立起一个全新意义上的人。一个十五六岁正在成长的青少年,崇拜偶像完全可以理解。一位三四十岁的女士,追逐韩剧,虚实难分,并为偶像欲生欲死的疯癫,只能令人诧异之外,喟叹一句:来自猩猩的你!

娱乐时代,偶像的胜利便是资本的胜利。当粉丝以疯狂的激情膜拜着偶像的面貌与身体,资本则躲在幕后数点着钱币。这便是娱乐时代的现实生活,偶像完美,粉丝满足,资本胜利,人们各得其所。被造魅的金珀精心包裹的韩流偶像,没准今夜就跑进女粉丝们痴情的梦里,进行着不为人知的慰藉。但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意淫无罪,意淫万岁。

作者:马小盐,小说家,文化批评家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