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日, 6月 30th, 2013

窥探铁幕后的朝鲜之旅

金日成广场到世界上唯一仍奉行斯大林主义的国家旅游,虽然受到严密监察,但却令人对生命有另一番体会。我的朋友问道:「你到哪里旅行?」其实,到访世上最神秘的国家──朝鲜(或当地人偏好的称呼「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无比容易的事。今天有很多从北京到朝鲜的旅行团,安排周到又舒适。虽然朝鲜政府一再对外挑衅,当地却开放愈来愈多地方予游客,不过全都须由朝鲜导游带团监管。

到朝鲜旅游就像在野外看到一头恐龙,让人窥探铁幕后所保存的老旧文化。

我对将会遇到的见闻毫无头绪,完全没有想过会看到一幢高四十七层、有一千个房间及首都全景观的酒店- 羊角岛国际饭店。平壤是在韩战后才重建的石屎森林,温暖的颜色使一座座共产主义大楼变得柔和,数座摩登大楼点缀了天际。那幢仍未建成的金字塔型酒店– 柳京饭店就像从街道中发射的一架火箭。

宽濶的大道(其中一条濶100米)甚少车辆,私家车少之又少,大部份车辆都靠着路边而行。四周布满朝鲜伟大最高领导人金日成和第二代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肖像,和颂赞祖国伟绩、支持军队和鼓吹美国帝国主义者灭亡的标语。街上人来人往,有的拉手车、踏单车,有的成群结队地工作,包括除草、种植、铺路,和不停地打扫。

px243_58a3_7

开城市街头的宣传海报

朝鲜的孩子穿着整齐的蓝白色制服,系着典型的社会主义红领巾,好奇地看着我们这群游客,间中向我们挥手或敬礼。有些会向我们表演在平壤学生少年宫殿学到的技艺,只有有天份的孩子(或有特权待遇) 才可到这所颇据规模的学校上兴趣班。这让我想起中国八十年代中期,而我也不是唯一一个联想到过去,跟我们住同一酒店的一群上海年青人也说,能看到父母的年轻岁月,感觉很奇妙。不过,朝鲜也跟中国有所不同。

我们到访了国家最庄严的圣地- 锦绣山太阳宫,金氏最高领导人的陵墓。首位最高领导人金日成于1994年逝世,其儿子金正日也于2011年十二月逝世,这个双人陵墓于今年较早时才重开。

我们衣着端装,通过如机场般严密的保安系统,卸下所有随身物品,虽可带着钱包,但也得让他们搜查过,最后才能踏上长长的自动行人道(上面是严禁行走的!) 。我们穿过很多瑰丽的花园,看着天鹅在人工湖上滑过,这里的庄严平和跟北京毛主席纪念堂匆促的气氛截然不同。

这里看不见中山装,很多女士穿着整套洋娃娃般的国服,及地的长裙呈锥形,色彩鲜艳,且袖子寛濶。虽然大部份女性都有工作,但待遇却跟男性不同,例如她们最近才获批在平壤踏单车。

我们需经过一道洗车式的拱门,将身上尘埃拍清(令人毛骨悚然),才能进入两具遗体的墓室。墓室中,我们四人一组,默然地从左至右逐一向逝去的最高领导人鞠躬。我们的导游确认:「他们已经身故,但朝鲜人都认为他们依然活着。」

已逝世19年的金日成依然是国家最高领导人,纵使现在掌权的是其孙子。无论我们到哪参观,导游最想传递的中心讯息都是金氏领导人到访那里的情况。

来到平壤地铁博物馆,首数间展厅都是关于建造世上最深地下铁的过程(深度为大型防空洞之两倍)。但其余的展馆放满了细致的立体路线模型,展出了最高领导人数次视察的路线,拍过照的地方都标上了红色的星星,到处​​还有他们「现场指导」的引言,和玻璃箱展出他们用过的电筒、帽子和烟灰缸等物品。我们错过了参观「建造平壤地铁博物馆之博物馆」(名字千真万确),但我们不觉得可惜。

当我们离开博物馆的时候,一大群女士正在长椅上等候,我们其中一个团员以传统的韩语” An yong ha shim ni ka” (意指「您好」) 向她们打招呼,加上一个小小鞠躬,一场起哄随之而来,差不多整群女士都站起来向他回礼。大家都笑了,这种温馨和幽默使我惊喜。这种感觉,竟然让我间中在导游身上找到,随着一星期过去,他们的态度都放松了一点,尤其假日在公园的时候。

我们获准一次自由活动,少数团友去烧烤,其他人就跟当地年轻人一起玩飞碟(游客自己携带的) 和拔河,最后我们在涓涓河边的传统凉亭下,跟当地人载歌载舞,感觉跟朝鲜政府好战的口吻有着天渊之别。

px246_123c_7

非军事区的导游

我们穿过统一门的时候,政治又回来了。门的一边雕刻了一群蓬头垢面的韩国人,另一边则雕刻了一群年轻力壮的朝鲜人。统一门位于一条通往开城市和非军事区– 即与韩国交界– 的空旷寛濶大道上,路上布满了检查站。

其实在朝鲜每二十人就有一位身穿制服。我们在平壤看到很多载满了士兵的货车,大部份士兵以前只有锄头和铲子作武器,但现在他们已有枪械。

朝鲜人都被灌输统一的讯息:是美国使其国家陷于分裂状态,是韩国于韩战中首先发动攻击。朝鲜所有的问题都会被归究于美国和国家分裂,所以国家重新统一被视为涅槃境界。我跟其中一个导游提议他有天可以到访欧洲,他的回应是:「也许在国家重新统一之后吧。」

那张进行长达两年和谈的绿毯面桌子,及1953年签订朝鲜停战协定时用的桌子,我们都坐过了。由于朝鲜今年较早时已废除此协定,我们不可以参观跨越南北韩界线的联合国建筑物。

迄今为止,香港并没有对朝鲜发出官方的旅游警告,不过旅客常被警告当地情况瞬息万变。我们被告知当地局势紧张,但我却感觉不到。

我们回到了开城市,这里是古代高丽王朝(935-1392)的首都,有着一条条传统房屋形成的小巷。这里是战争中少数没被炸毁的其中一个地方,有些楼龄已超过一百年。有些屋子成为了现今我们入住的开城民俗旅馆,旅馆的房间内有着薄薄的床褥和保暖地板。

我们在旅馆大闸外排队拍照,差点犯了规:其中一个团友尝试到对面马路拍张好一点的照片,却被导游即时阻止,倒真可惜。这次窥探朝鲜铁幕背后的世界叫人着迷,我实在意犹未尽,再去?也许下年吧,或也许在国家重新统一之后吧。

如何访朝鲜:位于北京、由英国人经营的高丽旅行社(koryogroup.com)提供到朝鲜的旅行团,甚至能为你度身订造旅程。旅行社将会特别为7月27日祖国解放战争胜利节推出旅行团,让旅客参与韩战结束六十周年纪念,亦会首次带同非中国游客到访朝鲜的边界城市新义州市。

Displaying 2 Comments
Have Your Say
  1. Momo说道:

    金三胖带给朝鲜的是福不是祸?

  2. Momo说道:

    金三胖带给朝鲜的是福不是祸?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