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1月 17th, 2014

茅于轼:最忧房地产泡沫 破裂只是迟早问题

我仍担忧,在未来的一两年间, 因为失衡而产生的风险会伴随着经济发展全程。其中,主要的风险之一是房地产泡沫, 一旦泡沫破裂,对经济整体的危害非常大。- 茅于轼

作为一个经济研究者,我在2013年, 最为关注的当然还是中国经济在改革方面所取得的进展。

茅于轼:最忧房地产泡沫 破裂只是迟早问题

我认为今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 中全会,整体来讲对改革具有积极意义,指明了改革的方向。新领导的亮相,有几点新气象非常受欢迎。特别是反腐败 极为有力,而且能落实。具体来看,一些表象上的政策,如打击铺张浪费,中纪委“八项规定”等政策目前已经发挥了一些效果,公款吃喝也明显减少了,这些都是积极的消息。

在经济上我们维持了比7.5%略高的增长率,而且波动很小,担心持续下滑的顾虑逐渐消退,信心在恢复。在对外关系上,中 日矛盾不断升温,前景未 卜;中美关系平稳良好; 中国外交开始向中东和非洲进军。但是中国军费的持续增长,航母的巡视导致周边国家不安,总的国际环境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

在经济改革方面,大多数改革政策都是正确的,但是实践起来可能有些会遭遇阻力,金融方面、土地方面、国企方面都抓得很准,但最后能够落实到什么 地步还有待观察。比如说土地产权的改革,现在看还是很难的,想要改未必能够改得动。另外, 最令人失望的一点就是这次三中全会对于国企改革的力度不够大、不够深入,显然是受到了既得利益阶层的阻碍。

经济改革当中,我比较能够看好的改革是金融改革,目前一系列的市场化已经展开。据我测算,如果利率市场化能够比较彻底执行的话,对GDP可以起到2%的提升带动作用。

但我仍担忧,在未来的一两年间, 因为失衡而产生的风险会伴随着经济发展全程。其中,主要的风险之一是房地产泡沫, 一旦泡沫破裂,对经济整体的危害非常大。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同房地产泡沫即将破裂这件事情,虽然泡沫破裂的具体时间点仍旧很难讲,但是形势已经摆在那里了,破裂是不可避免的,只是迟早的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是地方债、银行坏账的问题。但这一问题相较于房地产泡沫的风险稍小一点儿。因为我们的金融系统是“老板是国家”,它不像是西方银行 都是私人办的,出了问题就要自己解决。而我们的金融系统老板是国家,所以,即使出现了一定问题,它也不会对经济造成太大伤害,但可能会冲击结构调整,如从 这方面来看,倒有可能算是一件可以倒逼经济转型的好事,金融领域本来很多事情推不动,但如果风险显现的话,很多事情反而比较容易推动。

2013年,令我最开心的一个关键时刻,就是看到并经历我们天则所取得的一些改变。今年广东省放开了对于建立民间团体的部分审批政策,天则所在 当地的一个分支机构已经通过审批,被命名为“天则华南公用事业研究中心”了,这对于全国的民间研究机构都是一个好消息。我想一经广东带头试点,全国就有效仿的可能性。在我看来,未来政府对于我们民间机构 的管理或者说是管制应该有所变化。

在我国,现在想要注册一个非营利的机构,常常会受到很多限制。以目前的天则所为例,还不能注册成一个学术单位, 而只能注册成为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但实际上,我们从来不分红,实际上并不是一个企业,又无法获得一个真正公益组织所该得到的各项待遇。

我现在最珍惜的财产,也是我一直以来最为珍惜的财产依旧是获得知识的能力。现在我已经到了晚年,有很多我的朋友,包括普通读者都会打电话、写信过来劝我好好休息,享受人生。但对我来讲,人生最大的享受实际上就是能够想明白一个道理,并把他讲清楚,令大家都明白。

我觉得老百姓误解最大的就是,总是不明白自己的利益在哪里,这也是我会遭受很多误解的原因。经济问题实际上是很复杂的问题,老百姓看到的经济现 象,有时候实际上的方向与内容却是与它的表现完全相反的,老百姓只看见表面,看不见实质。举例说明的话,像是现在的经济适用房政策,看落实的话,就会发 现,经济适用房政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为穷人说话、为富人办事”的政策,但现在得到住房的还是那些财富阶层的人。

我现在的生活,包括加强锻炼的生活习惯,说到底也是在为“讲清楚经济现象背后本质”这一目标而服务,我希望能够借我之口,令大家清楚明白一些事情,不再因为“不清楚”而感到迷惑。

你得到的最佳建议是什么?

其实大家现在给我的学术建议并不多,主要的建议还都是在我生活方面,大多数人都劝我多休息休息。但实际情况是我现在还是休息不下来,近两年反而有越来越忙的趋势。好在我还吃得消, 忙一点儿也是令我很高兴的事情。

对你所在行业有什么看法?

目前,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多的不得了,但它们都不是注册的非政府组织,大部分都是披着“注册企业”的外衣。实际上,应该让它们逐渐规范化,监管层应该逐步为它们正名。相信它们一旦被归入正规军,研究与活动走上正轨后,将会带来十分可观的社会效益。

从你的专业出发,如何看待雾霾问题?

实际上,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性的大问题,想要解决是并没有那么简单的。产生雾霾的原因总的来讲,是因为我们过去的经济发展太着重于GDP了,环 境保护方面也就相应的被看轻了。这一问题,实际上正好属于利用市场规则比较不容易解决的事情,需要政府来管理规则,监控执行。目前,国家在政策方面正在不 断重视这方面的内容,监管层提出的“牺牲一点儿GDP来保护环境”的整体大方向还是十分正确的,关键看各地的执行力度如何。

Displaying 5 Comments
Have Your Say
  1. 艾欢说道:

    担忧不无道理

  2. 艾欢说道:

    担忧不无道理

  3. 艾欢说道:

    担忧不无道理

  4. 昌平说道:

    茅于轼是少有的经济学大家,很少看他恭维政府,这才是真正的学者。

  5. 昌平说道:

    茅于轼是少有的经济学大家,很少看他恭维政府,这才是真正的学者。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