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6月 14th, 2013

斯诺登可如何寻求庇护?

香港有人发起示威,抗议美国的大规模监视行动违反人权美国「监听门」告密者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周三接受本报专访,称自己十分认同联合国难民署的制度,但拒绝透露会否在香港申请难民身份。预料美国会提出引渡要求。斯诺登若要依法寻求庇护,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难民身份会是其中一个方法。

他可以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核实其是否符合难民身份,或可向港府提出酷刑声请,声称自己若被送回美国会受到折磨,寻求香港政治庇护。若香港方面认为其所言有依据,便有责任让他留下。

但他能否成功申请难民身份存有疑问,因为今年三月终审法院就如何评估难民身份作出裁决後,港府至今仍未决定如何回应。

终审法院表示政府不能单靠联合国难民署判断难民身份,而应独立评估每一个案。

故此,即使联合国难民署批核了斯诺登的难民身份,也要视乎港府是否接受批核结果。

但酷刑声请未必是稳妥的选择。香港入境事务处会审查所有声请个案,而自1992年审查制度建立以来,只有少数成功例子,故其透明度及公平性一直备受质疑。

而无论斯诺登有否受到庇护,一旦美国提出引渡要求,他始终要面对法律诉讼。

若美国要求香港律政司司长拘捕斯诺登,法院就将展开交付审判程序,美国方面必须提出对斯诺登的指控和出示证据。此时,行政长官可以决定是否答应美国的要求;而如果事件涉及外交事务或国防利益,中央政府可以指示行政长官如何处理。

假如斯诺登想对抗美国的引渡要求,则可以在审讯中提出反对,指出引渡背後涉及政治因素。

香港大学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主任杨艾文教授指出,若法庭裁定斯诺登的控罪属政治罪行,这将是最终裁决,斯诺登就会获释,中央或香港政府都无权插手。

如果裁判官判斯诺登败诉,他可以向三个上级法院上诉。但如果级别最高的终审法院判他败诉,便将交由行政长官决定是否将他引渡返美。此时,中央便又有机会向香港发出指示。

由於《基本法》赋予香港司法独立,中央并不能介入香港的司法程序。

如果香港行政长官决定引渡斯诺登,後者仍可以通过申请司法覆核挑战这一决定。若司法覆核败诉,他还可以重复上诉程序。

如果法院作出有利於斯诺登的判决,美国司法部作为美国政府代表,也可对此提出上诉。

刑法及人权大律师白孝华(Michael Blanchflower SC)表示,引渡诉讼进入司法阶段後的任何时间内,如果法庭释放相关人士,则要求引渡的国家可以对该人士提出另一项指控或出示其他证据,再次提出引渡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