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六, 6月 15th, 2013

挡不住的资金回流

 

人民币瞬息万变的资金正在从新兴市场撤出吗?从中国流出吗?尽管吸引热钱的人民币升值预期并未消退。6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再创汇改新高,报6.1612。不过,市场似乎对此有些麻木了。也许因为资金回流的序幕已经拉开。

6月11日,泰国股市暴跌4.97%,菲律宾股市暴跌4.64%,印尼股市暴跌3.9%,均创近年最大跌幅;6月13日,端午节后首个交易日,中国沪深两市分别暴跌2.83%、3.78%,创六个月收盘新低。

如此暴跌,让证券公司投资策略师们怀疑——资金流已发生逆转,不计代价成本的投资者急于将资金从股市中抽走。

全球资金追踪机构新兴市场投资基金研究公司(EPFR)最新公布的数据可能也在佐证这种趋势:截止6月第一周,逾40亿美元的资金从新兴市场股票基金中撤出,而从中国大陆股票基金与香港股票基金中撤出的资金则分别达到2008年第三周以来的最高、近十年最高。

资金从新兴市场撤出的迹象还可以从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看出端倪:如该指数今年以来已下跌了9%,跌至自去年9月6日以来低点,但同期MSCI全球指数却上涨10%。

分析师们认为亚太股市暴跌的理由是“受累于美联储退出货币刺激的预期、及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攀升”,认为中国方面则是囿于“5月份宏观经济数据低于预期、市场对IPO重启预期升温、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预期升温,遂引发对资本从新兴市场国家流出”等因素。

问题是,现在到了资金回流的时候吗?资金其实有长期与短期之分。我们目前看到的套息套利的跨境流动资本,大多属于短期趋利资本。央行的货币政策目前也更多作用于短期资本。

通过利率和汇率手段能吸引和留住短期资本,但改变不了趋势,资本流出的重要原因是资本回报率下降。虽然其间有一个演变与发酵的时间过程,资本报率下降甚于套息套利所得,短期资本可能会平仓套息套利交易,加剧资本流出。换言之,届时强势人民币也许都“hold”不住短期资本。

其实,资本流出的征兆已若隐若现。人民币依然坚挺的情况下,市场普遍预测,5月外汇占款较前几个月的月均3000多亿元增长所不同,或出现缩量态势;包括5月外汇贷款仅357亿,环比回落490亿。这无疑也会减少外汇占款的增长。

而长期资本的回流可能在两年前就悄无声息地展开。美国SP500指数自2011年开始每年超过新兴市场的涨幅可假以佐证。这表示,资本在逐步增加美元资产的权重,从而降低配置新兴市场。如此转向并非突变,只不过,目前资本回流美国的过程在加速。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制造业乍现回暖迹象,苹果公司全新Mac Pro将回巢组装。事实上,苹果并非首个将生产线搬回美国的计算机巨头。IBM已计划让联想将部分PC生产线搬回美国。

5月经济数据暗示中国制造业前景并不乐观。中国的低、中、高端产业可能正遭遇三面“夹击”的挑战。国际投行亦纷纷下调对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将2013年中国增长预测由早前的8%下调至7.75%;摩根士丹利则从8.2%降至7.6%;巴克莱下调至7.4%。换言之,中国经济疲弱、经济下滑等关键词已成为主流预期。

短期内,在中国增大资本回报率的可能性并不大。汇率与利率政策只能稳住短期趋利资本。若有一天,套利套息资本的流入无法“对冲”长期资本因不能忍受回报率下降的流出,那时,我们还能用什么去阻挡资本的回流?

或许“调节不平衡的要素价格,使资本正常流入实体经济”才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关键所在——方能“挽留”长期资本,这也意味着决策层必须下决心使用财税手段,但基于中国目前的国情,这不仅需要极大的魄力与智慧,还需要运气。

经济观察报 评论员 欧阳晓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