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日, 7月 8th, 2018

腾讯记者罗飞的“香江往事”:报道流窜香港的内地富豪 起底上市公司黑幕

她有自己的快乐源泉——从事调查新闻工作,这种专注能力能够让她出离日常状态,进入奇妙世界,不为平行世界的杂事所困。

香港街头

“抱歉,再给我十来分钟,把稿子发了就有空了。”罗飞微信上对我说,事实上距离我们初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半小时。

和罗飞碰面时,她刚刚完成了小米的稿子,由于近期赴港 IPO 企业太多,忙到几乎没有时间吃饭睡觉已经成了罗飞的日常。

“昨天晚上,忙完回到家六点多我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一直睡到3点,起来洗个澡,折腾到凌晨4点继续睡。我早上醒的很早,运动完接着工作。”我和罗飞边走边聊。

原本我们计划就在太古广场找个咖啡厅坐会儿,可能太累了,她提议说可以去家里聊聊。我说好。

从太古广场到罗飞位于湾仔的家并不远,沿途处处是风景:骑楼上的特色餐厅,装潢现代的酒吧,浓郁英伦风的餐吧,罗飞说“但我几乎没怎么没去过。”

“时间都排满了,而且我特别宅。”

作为腾讯财经的驻港记者,罗飞的职责就是悉数报道这类内地(准)上市公司,每天生活如陀螺般旋转却也乐在其中。

在香港报道流窜的大陆富豪、资本掮客

六月末香港已是盛夏。

内地企业赴港上市潮比南方的天气更为火热。除了我们熟悉的直播平台映客,巨无霸企业小米、美团点评外,还有五花八门的公司:区域性银行、物业服务管理公司、医药、消费贷、手游等。

“报道上市企业对我来说是很新鲜的工作,从两年前的什么都不懂到现在我已经可以自己去谈 deal 了。”罗飞说。

知道罗飞这个名字是从腾讯财经的《棱镜》频道开始。过去几年,正值国内反腐高潮,《棱镜》推出的系列贪腐调查新闻均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而根据百度百科收录的“罗飞”词条,她的代表作有《滞留香港四季酒店的大陆富豪们》和《超级掮客苏达人》。

在罗飞心中,自己的代表作却非上述报道。

此前罗飞跟我说过写四季酒店这篇爆文的历程:文章写得非常轻松,跟采访对象聊完后约莫花了约 1 个多小时就把文章写完了,真正费心去写的是盘古大观的文章,一大箱子材料,看了一个月才梳理完毕,但阅读效果却远不如四季酒店。“大概读者比较喜欢故事性强的文章吧。”罗飞说。

写盘古大观花了一个月看了一大箱子的文件,请问你是如何做到这么认真细致对待一篇稿子的?
罗飞:因为很好玩很有趣,就像打开一个新世界。那时正好过年回家,我就带了电脑和一箱子的资料回去,因为我房间在二楼,家人根本不知道我在忙什么。结果越看越有意思,就连朋友结婚都忘了。
这些人空手套白狼,我想要你的资产,是直接去抢的。比如说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去查你抓你,然后就一定要你的资产。怎么把资产转给我?就说让你去买我的楼,但实际上我的楼早就抵押出去了。

你那一箱子资料都从哪里来?
罗飞:网上没有现成的资料,但有蛛丝马迹,比如不良资产处置等,一步步去查。

入行至今你写过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篇?
罗飞:写赖小民那篇吧,更专业。

今年4月20日,腾讯《棱镜》发表了一篇写华融国际的文章《赖小民香江往事》,不过稿子刚发布不久后就已经被原作者删除,具体情况不明。文章从华融董事长赖小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开始,报道赖小民频繁为天元锰业集团及其附属公司提供融资事件并深入梳理华融系公司系列资本运作。

赖小民的稿子那么大的信息量你是怎么梳理的,完稿前后花了多长时间?
罗飞:写稿就几小时,资料断断续续follow几年。核心证据拿到是关键。

怎样才能拿到核心证据?
罗飞:和所有调查一样,找到人。

现在看你跑很多赴港上市的内地企业,能不能聊聊你对这些企业集中上市的看法?
罗飞:这也是我即将要准备写的。第一、很多企业从半年前开始准备,当时经济很好,大家并不知道现在经济这么差。第二、投资人要退出。第三、港交所同股不同权政策的修改。

如何打入富豪内部?

“认识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富豪”

无论是《滞留香港四季酒店的大陆富豪们》还是《超级掮客苏达人》、《赖小民香江往事》等报道,罗飞似乎总能跟这些富豪走得很近,独家信源特别多。如何在香港打入这些超级富豪的内部,如何获取资本圈独家新闻?

如何打入这些富豪内部,让他们对你敞开心扉?
罗飞:其实我也没有认识很多富豪。另外包括很多朋友认识了很久也不知道他原来是个富豪。

你观察下来,这些人的生活和精神状态是怎样的?
罗飞:很难进入他们的生活状态,私人的状态很难接触到。但可以肯定的是跟我们的世界真的很不一样,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因为世界对他们来说是平的,比如说他们的子女教育,我们还需要考虑学区房,他们子女只要是自己想去的最好的学校就一定会让他们去上,没有任何经济上的顾虑。接触下来我有个想法,这个世界上有钱人赚钱太容易了,穷人赚钱越来越难。

写过这么多稿子,印象最深刻的内容是什么?
罗飞:郭文贵啊,真是让我大吃一惊,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操作,我没有钱,但是我可以光明正大抢过来。

那么多独家哪里来?
罗飞:(比如)刚好有朋友要买海航曼哈顿这个楼,所以我就知道了。其实采访对象这种信任都是存在的,但是很难变现。

曾因“被洗稿”公开怼财新

对于新闻,罗飞有着近乎执着的热情,“有没有实锤”是她常挂嘴边的话。新闻报道,事实永远是第一位,而且对洗稿零容忍。在赖小民稿子出来后,罗飞曾在朋友圈公开怼财新。

#求转发,财新这算洗稿吗#特么天天到处告人侵权的财新,你这明天系结论怎么来的,直接用?至少你们稿子里我看不到任何证据,采访和出处。这特么公开市场你也查不到好吗?我特么是跟了三年才拿到这些交易实情,一句出处都没有给。

罗飞是有理由愤怒的。

提到“被洗稿”这个事情她说:“对哦,你知道吗?赖那篇稿子是我做完手术第三天晚上写的。当时做手术没有休假,我的伤口因为熬夜写这个稿子发炎,后来跑去看医生,没想到开过量的抗生素导致免疫系统坏了,全身发炎,然后引发啥细胞病变。哭死了当时。”

“所以当时我发了个很绝望的朋友圈,身体最重要。”相信有这种感触的,决不止罗飞一人。

跟罗飞有接触的媒体人这样形容她:“很乐天,是一个对调查报道很有热情的人,这是她的热情所在,所以精神上很快乐,反腐高潮时,罗飞写了很多《棱镜》的大稿,每次绩效考评都是五星。”

尽管写得一手好的调查报道,但罗飞依然看不清自己未来在哪里。

跟罗飞的对话中,她也透露出了“比较丧”的一面,无论是生活、工作、还是感情。然而在她看来,自己并非悲观主义者,只是这都是事实,自己无法左右的事实。

女记者来香港前一定不要分手

罗飞在我看来是个低欲望的人,除了写稿,在深圳买一套房子,别的都不讲究。唯独在感情上,她又执着无比。来香港前,罗飞在北京工作了三年,谈了个比自己年长许多的男朋友。

“来香港前跟男票分手,可能是我这辈子觉得最遗憾的事。”她说。

什么机缘巧合让你来到香港工作?
罗飞:前三年在北京工作,政商关系写不动,所以来了香港。但在香港压力大,因为没有钱。

在香港跑新闻和在内地的最大不同是?
罗飞:内地更容易,内地人更容易成为朋友,但是现在有个好处,香港越来越多内地人。

有计划在这里安定下来吗?
罗飞:挺难的,买不起房啊。
有时候觉得非常痛苦。像我这种不属于社会的中低端层,而是完完全全的夹心层。最底端有政府救济,中层努力还有向上的希望。

未来职业有什么计划吗?
罗飞:我的生活一直没有计划过,哈哈哈。所以都是误打误撞的那种。我不太想计划,计划了也实现不了。比如我想买房子。

既然你说自己也可以去谈 deal 了,有想过转行做金融么?投行什么的。
罗飞:没有。就像我之前朋友圈里说的那样,“近距离接触越多的deal就越会发现,记者离真相有多远。要认真完整复盘些,或许了解深些。但是,大多时候,媒体只是承担了工具角色,记者只是在搬运。仅限于资本领域报道。”

做 FA 呢?你认识那么多资本圈的人。
罗飞:也没有。那个很难的,比我认识更多,关系更好的人大有人在。
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早点找个有钱人嫁了,天天跟有钱人打交道心理很不平衡,哈哈哈。

记者手记:在跟罗飞回家的路上,她曾经漫不经心地对我说,自己的财务状况不好。“除了职务收入外我没有别的收入。”“我希望能够在在深圳买套自己的小房子,这样风吹雨打都不怕了。但我基本上很难实现这个小目标。”

罗飞本人

奇怪的是,听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她的忧伤,她给我的最大感受依然是那个对新闻十分执着认真,乐天的女孩。

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罗飞吸引我的是什么:她有自己的快乐源泉——从事调查新闻工作,这种专注能力能够让她出离日常状态,进入奇妙世界,不为平行世界的杂事所困。就像我最后问她要照片,她给我发了一张笑的非常开心的图,并说“历史最瘦,哈哈哈哈。”(作者:徐甘甘 蓝鲸传媒主编)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