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5月 18th, 2017

中国媒体环境:公关、黑稿、贿赂和造假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与转型,中国媒体界同样风云变幻。新媒体与传统媒体,自媒体与主流媒体的并存、合流与对抗,使中国的媒体环境处在一个十分混沌的状态。

与传统媒体和主流媒体相比,新媒体与自媒体缺乏监管措施,又赖于其强大的流量,催生了许多真假难辨的热点新闻。日前,外媒一篇文章探讨了现在网络上十分流行的 ” 黑稿 ” 和造假现象,对于 ” 黑稿 ” 和造假的判定,公司与媒体之间的小九九,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足够上演一场又一场罗生门。

媒体车马费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媒体爆炸。许多业余或退任记者在社交媒体和新闻应用上注册账户,来推销他们的文章,在高点击量的背后,是汹涌的假信息潮。但是这些假新闻并非出于政治目的,而是由于商业利益。

” 黑稿 ” 应运而生。它们大多是被公司指定布置下的任务稿件,目的是抹黑竞争对手。” 黑稿 ” 在互联网公司之间尤其盛行。在中国政府的严厉监管下,政治敏感的文章往往在传播早期就被主流媒体网站扼杀了,通过社交媒体账户发布的 ” 黑稿 ” 则游离于灰色地带。

在中国,高科技公司,甚至是背景强横的公司,与媒体之间的暧昧关系可能导致有害的后果。举个例子,在今年早些时候,一个业余记者公开承认他捏造了关于阿里巴巴公司在 ” 淘宝 “” 天猫 ” 贩卖假货的新闻。在他的公开致歉中,他还呼吁其他自媒体从业者在创作时采取更加中正客观的态度。淘宝网向他索要一千万元人民币、合 150 万美元的赔偿。相关文章在发布后 16 小时内就被撤下,却无法阻止其在互联网上的传播。当事人冯东阳和阿里巴巴都拒绝就此事发表看法。

” 这些意在中伤的假新闻已经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竞争中造成了很大的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朱巍说道,” 他们的公关经理似乎除了写或者删除这些文章,其他什么都不会做。”

许多公司都有向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塞现金红包的习惯,以期后者能对公司作出积极正面的报道,美其名曰车马费和餐补,然而这种 ” 惯例 ” 中可能藏有更深的黑幕。两年前,21 世纪传媒公司的总裁沈颢锒铛入狱,该公司旗下的《21 世纪经济报道》以报道激进而著称,沈颢的罪名是敲诈:他为有需要的公司有偿掩盖其负面新闻。更近一些时候发生的事,一家国家支持发行的证券日报的主编被调查,理由是他与行业巨头合谋操纵股票牟利。

影响力巨大的社交网络例如微信促成了许多新消息源的生成,特别是在高新技术报道方面。他们以 ” 自媒体 ” 自称,其中一些在社会上已有了相当响亮的名号,例如曾是科技记者的 Keso 洪波,还有许多匿名的充斥着行业八卦的微信公众号,甚至于塞满科技新闻的网站。像 ” 今日头条 ” 这样坐拥至少 7000 万用户的热门新闻客户端,不自觉中也在帮助这些新闻像病毒一样地传播。

” 像今日头条这样的平台已经成为了重要的信息渠道,但是我认为他们没干好事,” 朱教授说,” 许多今日头条的账户已经成为了大量‘黑稿’的据点。”

今日头条否认这种说法,” 今日头条始终致力于打击假新闻和中伤稿,” 今日头条的母公司 ByteDance 的发言人 Mandy Chen 在一封发给 The Information 的邮件中表示。

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将在近期重修互联网新闻管理办法,但就对非从业记者的管理至今仍是未知数。朱教授说,出台新的规则对现有局面的改善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要证明一篇负面新闻稿是有偿撰写的 ” 黑稿 “,很多时候是不可能的。就算被证明是 ” 黑稿 “,等到新的规则出台,文章所针对的公司声誉已无可避免地受损了。

” 许多时候,你无法分辨一则负面新闻究竟是真正的黑稿抑或是合理的公众意见,” 朱教授说,” 除非你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是一场交易,法律程序才能停止误伤。”

这二者之间的模糊性在今年三月的一场诉讼中得到了凸显。” 美团 – 点评 ” 是一家团购结合点评的预订电影票和酒店的网站,它起诉一名记者虚假报道,对公司声誉造成了负面影响,新闻中声称股东为公司高层的权力斗争感到担忧因而推迟了该公司的上市计划。今日头条将这篇文章定义为 ” 黑稿 “,将它从网上移除并给予该作者四天内不得发布消息的处罚。

该新闻的作者于斌,账号名为 ”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 “,否认了上述指控。他声称是美团的 CEO 王兴与今日头条 CEO 张一鸣之间的私交甚笃而导致了他的文章被 ” 和谐 “。” 任何关于美团的负面文章都会被标记为‘黑稿’。” 他在采访中说。

” 他的声明基本上与现在的情况无关,” 美团的发言人 Jane Zuo 在对 The Information 的一封书面回函中表示,” 主要的新闻门户网站都撤回了这篇报道,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文章所言不实。这个案子已经定性了,完全是对本公司毫无根据的抹黑,意图毁坏我司的声誉。公司已经对文章作者采取了法律措施,对于恶意的舆论攻击,我们绝不会姑息。我们也不会再对相关问题做出更多的回应。”

这些意在中伤的假新闻已经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竞争中造成了很大的问题

” 他的指控只是个人臆测。他没有任何证据支撑他的观点,再者,我们为什么撤下这篇文章与本案完全无关。我们根据自己的原则做事。” 今日头条在回应中说。

无独有偶,今年二月份,一位有名的科技博主指控 ” 优信 ” 在一份广为流传的财务报告中捏造销售额。优信是中国目前发展最好的二手车电商平台,背后的支持者包括美国投资公司华平投资集团、老虎环球基金和德太投资集团等。优信否认相关指控并且表示将起诉该博主。

以上事件无一不警示了在中国的创业公司和投资人他们所面临的风险,中国缺少独立可靠的媒体,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有偿的 ” 新闻服务 ” 欣欣向荣。公司被怀疑贿赂新闻工作者以得到积极正面的报道,记者被怀疑拿钱为公司遮盖丑闻,很难辨认究竟谁可以取信。

” 为了中国经济特别是数字经济的健康成长,中国需要政府、公司和新媒体三方共同在透明度和可信度方面的改进,” 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前总监陈婉莹说道。

她表示政府对媒体的严厉监管要负一定责任,在这种管制下,新闻界视政治正确性更高于报道的真实性。” 投资方与消费者都需要正确可靠的信息。中国政府对信息传播的控制和对新闻媒体的高压使公司股东们不得不面临一个充满敌意与高风险的投资环境。”

一些人则认为这方面在不断改进。”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市场,其间的公司竞争与其他地方比起来都更加激烈,媒体环境自然也与其他地方大不相同,” 一家中国企业公关公司的运营合伙人 Phil Lisio 说道 , ” 一种很常见的对中国新闻业的解读是这里有很多暗箱操作,但是局势在渐渐改变。新时代需要从媒体业释放更多的创造力。”

谁在操纵数字

在这样的媒体环境下,辨别谁是谁非是一份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曾是风险投资人、现如今跃升企业家的曲凯告诉 The Information,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许多数字都不可信,很大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有人为操控的空间。例如,一家互联网公司可以从后台管理用户账号,从而增长其在线时间,美化自己的用户活跃度数据。

” 这些数据没有必要伪造,这些公司也不需要刻意撒谎。这只是为了向外界发出一个一致的信号,这就是公关,这是一种与整个市场竞争的行为,” 曲先生说,” 公司向外宣布一个看上去对他们最有利的数据,这无可厚非。这些起误导作用的数据并不能因为它们不客观而说它们错了,再者他们也并不违法,只是看上去不那么诚实罢了。”

这一切使得现在中国最前沿的互联网观察者之一的 Keso 伤透脑筋。他在创建自己的网站之前,已经写了至少十年关于高科技公司的文章。

” 如果你有意忽略这些公司呈现出来的数据,你会发现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其实相当给力,”Keso 先生说,” 对中国这种造假习惯的唯一解释大概是‘国家传统’。”(36Kr)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