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三, 5月 23rd, 2018

张小龙你傻啦,道什么歉!

5月22日,粉笔网张小龙在微博抱怨,表示自己个税交400万企业交税8000万,但是由于没有北京户籍,孩子无法在北京上学,他说连我这样的孩子上学都如此费劲,其他人真的不知道怎么过!

隔天,他迫于压力删除此微博,并发微博道歉:

“我本意只是在批评北京的教育制度,没有任何冒犯北京人的意思。如果北京朋友感觉到被冒犯,我在此向各位朋友道歉”

“作为一个普通公民,作为一个在北京工作生活了四五年的人,我感谢北京给我发展成长的机会,同时也希望能享受到基本权利,没有额外要求;”

“我只是在我的微博上抱怨一下,没有想到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也没有想通过媒体来争取什么权利。一些媒体在恶意炒作我的微博,并且故意歪曲,我不再做出回应。我只是一个普通希望孩子能正常上学的父亲。在这过程中,确实情绪有些激动,并且出现了一些不文明的言论,主观没有任何要冒犯的意思,如果有再次向北京朋友表示歉意,也请大家多多批评包涵,非常对不起。”

因孩子无法上学而抱怨引发社会反响不止在中国,如果猫爪没记错的话,2016年日本也出了一起“张小龙抱怨日本版”。

2016年,日本一名匿名妈妈因为孩子无法上托儿所,忍无可忍的状态下发布了这一篇文章名为《保育园都进不了,日本去死吧》的博客文章引爆日本社会。

整篇文章讽刺安倍晋三信誓旦旦地提出要实现「女性活跃社会」,写到「孩子入托都难,我还怎么活跃?!日本去死吧!」。

原文:

《保育園落ちた日本死ね!!!》

“何なんだよ日本。一億総活躍社会じゃねーのかよ。昨日見事に保育園落ちたわ。どうすんだよ私活躍出来ねーじゃねーか。子供を産んで子育てして社会に出て働いて税金納めてやるって言ってるのに日本は何が不満なんだ?何が少子化だよクソ。

子供産んだはいいけど希望通りに保育園に預けるのほぼ無理だからwって言ってて子供産むやつなんかいねーよ。不倫してもいいし賄賂受け取るのもどうでもいいから保育園増やせよ。オリンピックで何百億円無駄に使ってんだよ。エンブレムとかどうでもいいから保育園作れよ。

有名なデザイナーに払う金あるなら保育園作れよ。どうすんだよ会社やめなくちゃならねーだろ。ふざけんな日本。保育園増やせないなら児童手当20万にしろよ。保育園も増やせないし児童手当も数千円しか払えないけど少子化なんとかしたいんだよねーってそんなムシのいい話あるかよボケ。

国が子供産ませないでどうすんだよ。金があれば子供産むってやつがゴマンといるんだから取り敢えず金出すか子供にかかる費用全てを無償にしろよ。不倫したり賄賂受け取ったりウチワ作ってるやつ見繕って国会議員を半分位クビにすりゃ財源作れるだろ。まじいい加減にしろ日本。”

译文:

“日本你到底想怎样?不是说好一亿国民一起活跃的吗?昨日(我家孩子)果然没法报上托儿所,所以你是要我怎样出来活跃?要我生孩子,要我养孩子,要我工作,要我交税,你日本还有什么不满的?

什么少子化啊,该死的!我们不是不想生孩子,是生了孩子进不了托儿所没办法才不生的好吗。别整天在那弄婚外恋,贪污受贿的,多建几家托儿所会死吗?建那几百亿意义不明的奥运会有什么用?

有那个钱请名设计师还不如拿来建托儿所好吗。说来说去,不从公司辞职已经没有办法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开什么玩笑呢日本。如果没办法增设托儿所就该把儿童抚养金提升至20万,你们又不增设托儿所,生个孩子才几千块抚养金,还整天BB要解决少子化,能要点脸吗,傻X。

在这个国家不是不能生孩子,是不敢生孩子,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很多人都说“如果有钱就生”,如果孩子的相关费用省了,大家不是都可以生孩子吗?别TM跟我说国家没钱,把婚外恋的,贪污受贿的国会议员开掉一半,什么钱都有了!”

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日本2016年待入托儿童有2万3千多名,这个数字不但持续增长,而且被认为远远没有反应真实的情况。

这位日本妈妈的帖子阅读数很快突破千万,媒体纷纷跟进报道,并很快进入日本国会的辩论视野。

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民主党议员山尾志樱里在国会质询时提及这篇网络文章,问安倍首相是否读过,却得来安倍这样的回复。

安倍的含糊其辞、欲盖弥彰的表现让日本网友们非常不爽,随即在网络上兴起一句调侃安倍这次反应的话:做人太安倍(意思是“太傻,对别人的话置若罔闻,对于提问不回答或含糊其辞”。原文:“アベ過ぎる[太安倍]”)。

安倍对此事的冷处理,引发了27000余名日本妈妈集体联署上书国会,要求完善保育制度。日本国会前马上出现大批抗议人群,他们称自己的孩子也没能进托儿所。他们高举写有“是我”等字样的标语牌,回讽安倍避实就虚的言论和漫不经心的态度,赞同他们意见的网上署名也迅速超过2.5万人。

过后当再度在国会被问及此事,安倍不得不转变态度,慎重表态称将努力解决儿童入托难问题。对于安倍这样一句没有任何实际内容的空洞承诺,人们显然并不买账。两天后,几名正在育儿的女性前往日本国会,向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递交了写给安倍本人的联名信。在这封约有2.8万人签名的联名信中,日本妇女强烈要求完善保育制度,以解决入托难等问题。

最后的结果是令人满意,这句“日本去死”,换来了日本政府2万亿的财政投入,安倍喊出了“零待机儿童”的口号,要让所有0-2岁的儿童免费上托儿所/幼儿园。

日本妈妈的抱怨里也出现了不文明的言论,原文中的“ボケ”在日语里就是傻逼的意思,但是日本人理解作为妈妈因孩子无法上学的愤怒情绪,并没有人觉得被冒犯到,也没有人要求她出来道歉。民主社会培育出来的权利意识,让大多数日本人支持这位妈妈,与她站在一起,最终促使政府出台解决问题改善民生的政策,争取到自己的权益,猫爪认为日本的软实力就在这里。

反观张小龙的抱怨,却引发了“北京人”的声讨,以至于他不得不表示:“我本意只是在批评北京的教育制度,没有任何冒犯北京人的意思,如果北京朋友感觉到被冒犯,我在此向各位朋友道歉。”

“在这过程中,确实情绪有些激动,并且出现了一些不文明的言论,主观没有任何要冒犯的意思,如果有再次向北京朋友表示歉意,也请大家多多批评包涵,非常对不起。”

猫爪接触过不少真正的北京土著,有的还是世代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的旗人,他们给我的印象是虽然话比较多,但本性是宽厚,粗放,不会这么小家子气,所以我不得不怀疑这些刻薄的“北京人”是从那里冒出来的,究竟是不是地道的北京人。

张小龙还表示:“我只是在我的微博上抱怨一下,没有想到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也没有想通过媒体来争取什么权利。”

这是多么令人悲哀,争取权利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难道张小龙不是同时在为所有非京籍的北京家长争取权利吗?胡适先生说过,争取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取国家的权利,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从来不是一帮奴才建成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当有人出来针砭时弊或争取权利时,明明是堂堂正正的仗义执言,最后却总是要以道歉收场,象谭医生,全中国都知道他是被冤枉的,但没有一个人能救得了他,他的道歉暴露了这个社会,扯掉了遮羞布,让这个颠倒黑白的社会脸面全无。

猫爪认为: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以扭曲如蛀虫。

本文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猫爪社

注:请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关注猫爪社,也可以加入本人微信号:digecatclaw。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