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1月 3rd, 2014

盘点贪官五花八门的藏钱高招:鱼肚粪坑花池

12月底,呼和浩特市铁路局原局长马俊飞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上述两罪赃款合计超过1.3亿元。以其任职的22个月计算,马俊飞每月平均受贿近600万元,每天近20万元,每小时受贿近万元。

盘点贪官五花八门的藏钱高招:鱼肚粪坑花池

报道称,自2009年8月被任命为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后,马俊飞最头痛的一件事便是藏钱。

这可能并不是说笑,这些贪官抓钱的本领着实有一手,但他们藏钱也更有一套,不仅有用煤气罐、矿泉水纸箱、鱼肚子、烟道藏的,甚至还有藏在粪坑里的!真是煞费苦心,即便如此也还是担惊受怕,说他们藏钱藏得“辛苦”一点也不为过。

让钱亲近自然:鱼肚粪坑花池

天津市塘沽区原副区长姚建华把金饰品、人民币、美元和存单藏在鱼肚子里、纱门和废旧纸盒的夹层以及用水泥封闭的烟道眼里。

原重庆司法局长文强将2000万赃款码得整整齐齐,用油纸包得结结实实,藏入自家别墅楼顶的鱼塘下。

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把钱经层层塑料纸包装后藏在树洞内、灰堆内、稻田里、屋顶的瓦下,有的甚至藏在粪坑里。这样的钱,确实堪称散发着“铜臭味”。

淮海工学院后勤服务总公司总经理张晋陆把存折放在自己办公室对面女厕所的排气扇里边。身为一个男人,他在东张西望很久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偷偷钻进女厕所,将存折放入灰扑扑的排气扇里。

创下“沂蒙第一贪”的原蒙阴县副县长、沂南县政协副主席袁锋剑,利用手中的权力,贪污公款558万多元。他先是以妻子、孩子和亲戚的名义分100多次分别存入济南、日照、临沂、沂南、蒙阴等地的37家银行,再将存折、首饰、金条、金块、账本等物品放入一个“铁观音”茶叶罐里,然后埋在家中的花池里。

和各种食物在一起:火腿肠里月饼盒中

南京一位奶企官员很有理财意识,为了保值也为了安全,他用赃款买下一根大金条,包在火腿肠里,放在冰箱里冻着。

南京新联机械厂副厅级干部吴锦贤把钱藏在冰箱、米袋、米缸、月饼盒、面条箱里,一块劳力表则被放在存放粉丝的库房里。

充分利用家中现有资源:枕头垃圾桶煤气罐

贪官在家中藏钱的地方大致可以四类。一是身上,二是家具里,三是各种夹层、管道中,四是随处摆放。在家中藏钱,容易使官员“莫名”被查。

海南省万宁市副市长林礼深被查源于意外。他的夫人李某在家中被害,警察在查案时意外地发现床上的枕头里藏有大量存单、存折,共计百万元。然后又在在林礼深家的垃圾桶底层发现一个布袋,装着整整10万元人民币。

原贵州省长顺县政协副主席、计划局局长胡方瑜的被查更是意外。小偷在他熟睡时从窗外将他的裤子挑走。搜走现金后,将裤子扔在县医院后门外。结果,两个小学生将拾到的裤子交给公安局,公安人员在例行检查时发现,裤子皮带的夹层里藏有4张大额存单,总金额约42万。

江西省赣州市公路局原局长李国蔚用心良苦,他请人精心制作了一个煤气罐专门用来窝藏赃款。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个用于藏钱的煤气罐还能正常使用。

在辽宁省北票市原粮食局局长胡宪林的办公室和家中,大概只需用心,你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找到钱。办案人员在其办公室的抽屉里找到了6万元的存折,床铺底下找到54万元的存折、现金2万元,住宅的地下室里找到10万元的现金,厨房的天花板内找到9.99万元美金,阳台上的铁管内找到40多万元存折,厨房内找到30余万元的存折,卧室内30万元,门厅里30万元。

丹阳市原供销合作总社主任高力,利用单位改制及人事调整机会,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收受下属20个单位负责人的贿赂款22万余元。当行贿人员的罪行败露后,高力一方面将钱藏于床底下、破绒线衣里、铝锅中和柜子底。他另一方面又精心设计了一个“退赃”的金蝉脱壳之计。

除了把钱藏在家具里,还有很多官员利用各种夹层、管道藏钱。譬如说穿衣镜的夹层里,破绒线衣中,更有官员以家中的暖气片打掩护,在墙内修筑暗道藏钱。

充分利用家外资源:保险箱仓库境内外银行

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成克杰,将收受的钱财由其情妇存入境外银行,以备婚后使用。

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张昆桐在郑州的家里仅有几千元存款。原来,他把赃款分批以别人的名字存入异地的银行之中。

保险箱也是贪官的常用藏钱之物,其好处是钱不必经手银行,保密性强。

另一个不经银行的好办法是干脆只留现金,但难题就是钱太多,没地儿放。广东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罗耀星就因收受的赃款太多,家里已经堆不下了,于是另外租了一套豪宅来给钱“住”。为了防止钞票受潮发霉,他不仅用塑料袋将钱扎成一捆一捆的,还未雨绸缪,在地板上铺上了防潮纸、干燥剂之类的东西。

深圳市民政局原局长黄亦辉把上千万的巨款和存折藏在了一家清洁工存放工具的仓库里,看门人都始终不知。

原郴电国际董事长邓中华,为了“安置”那些战战兢兢弄来的赃款,先将120万元转移到姐姐那里,后来转移到妹妹处。可是,其妹妹却将其中的90万元买“地下六合彩”输掉了。邓中华只好另将60多万元转移到其二哥处,不料二哥也将他这些赃款进行投资了。亲人们不“靠谱”,邓中华只得多次求助于情妇朱庆华,先后将财物转移至郴州市工商银行(3.580.000.00%)保险柜和长沙一个新开的银行保险箱。

有的官员招数更“妙”。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在笑纳了一套房子之后担心事情败露,于是将该房的所有权人改为了家里请的保姆。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