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六, 2月 15th, 2014

济南“双胞胎村”:1户祖孙四代都有双胞胎

菏泽四胞胎姐妹同参加艺考的事迹被关注后,其家族“盛产”多胞胎的奇闻也成了焦点,而更让人感到奇异 的是,在四胞胎姐妹的老家鄄城县申庄还有不少对双胞胎。由此,双胞胎乃至多胞胎家庭再次走入了人们 的视野。事实上,就在济南,也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双胞胎村,就是历城区仲宫镇的核桃园村。全村近450户 人家,其中,双胞胎就有20多对,这样的比例经常让人大吃一惊。

辛雨、辛莲是核桃园村众多双胞胎中的一对姊妹花

辛雨、辛莲是核桃园村众多双胞胎中的一对姊妹花

近450户人家 20多对双胞胎

核桃园村位于济南南部山区,村子四面环山,仅在北部有唯一的入口可以通进村庄。这里因主产核桃,故而得名核桃园村。

除了品质优良的特产核桃之外,村子里还有一大“特色”,就是双胞胎。全村近450户人家,光双胞胎就有20多对,使得核桃园村成了名符其实的“双胞胎村”。

村支书辛富强自豪的告诉记者,“高而街道办事处下辖19个自然村,没有一个村像我们这样,能有这么多双胞胎!”

据了解,核桃园村频现双胞胎的现象,大约是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的。“村里最大的一对双胞胎都去世二十多年了,要活着,现在都有一百岁了。”从坐在一起聊天的多位村民口中记者得知,核桃园村并不是从过去就一直“盛产”双胞胎,约从1960年算起,双胞胎才不断诞生,到目前已经超过了20对。平均不到每20户人家,就有一户有双胞胎。这样高的比例,曾经经媒体报道后,一度引起轰动。

可惜的是,昨天记者来到村里时,大多数双胞胎不是在过年走亲,就是已经外出打工,留在村中的寥寥无几;而在村中用于宣传旅游资源的文化墙上,还有多对双胞胎的肖像。

有1户爷孙四代都有双胞胎

在跟村口一位老太太问路时,她竟然告诉记者,她家就有双胞胎。聊天中,记者得知老太太名叫周素珍,今年已经64岁,育有一女一儿。

周老太说,自己闺女就曾怀了双胞胎,可惜早产了,孩子没能保住,而后来儿媳也怀上了,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如今都已上初中。在核桃园村,记者还打听到一件奇闻,就是有一户人家祖孙四代都有双胞胎。据知情的村民讲述,亓来斌、亓来文、亓来武是亲兄弟仨,其中目前均已过世的亓来文、亓来武就是双胞胎兄弟。从他们这一辈算起,再下数三代,代代都有双胞胎。

首先是,亓来文曾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可惜夭折了;此后其妻子又相继诞下两子亓庆忠和亓庆厚,而亓庆厚的次子在2011年又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

还有亓来斌的儿子亓庆华也生下一对龙凤胎。一对对双胞胎的诞生,延续了亓家善生双胞胎的神话,这使得当地人对此羡慕不已,因为在农村,这是香火旺盛的象征。

外嫁的姑娘也有不少生双胞胎

昨天,核桃园村的妇女主任陈传俊先后领着记者走访了几户双胞胎家庭。在村民辛廷泉家,记者见到了一对乖巧懂事的双胞胎姐妹:辛雨和辛莲,她们都已经13岁了。

记者得知,辛廷泉家中因特殊情况,日子过得比较艰难;而在济南有家叫“汉城黑带”的跆拳道培训学校,其校长辛廷忠和辛廷华则经常给予帮扶。

据了解,辛廷忠和辛廷华也是一对从核桃园村走出去的双胞胎,虽然和辛廷泉同属一个大家族,但并不算近亲,对于兄弟二人经常给孩子买衣物、送零用钱的举动,辛廷泉满心感激。

在妇女主任陈传俊看来,辛廷忠和辛廷华算是核桃园村最有出息的一对双胞胎。“这兄弟俩对乡亲们确实不孬,也给村里做了不少好事。”

一路上,陈传俊向记者说着村里双胞胎的故事,她告诉记者,“不光娶回来的媳妇善生双胞胎,就是嫁出去的闺女,生双胞胎的比例也很高。”如这些年来陆续从核桃园村嫁出去的姑娘亓淑娟、辛萍、孙其芳、亓祥花等等都生育了双胞胎。

善生双胞胎,村民称是吃核桃吃的

对于核桃园村为何有这么多双胞胎这一现象,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答案。可每当外人问起时,总能一次又一次引起村民们的兴趣。在核桃园村,“双胞胎”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老生常谈的兴趣话题之一。

虽然频现双胞胎目前还是未解之谜,但对核桃园村多数村民来说,大家都认定,之所以善生双胞胎,就是吃核桃吃的。核桃园村因地处山区,耕地稀少,村民们家家户户都在山上种核桃。“核桃大补,新媳妇一娶回来,就不停地给她吃核桃,有了身孕,更要天天吃,这样就能生双胞胎。”村民们聚在一起聊天时,这样的话经常引得大伙儿一阵乐。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