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三, 5月 23rd, 2018

赵皓阳:若以王八蛋程度而论,钉钉仅次于百度排名第二

(华闻聚焦网)今天,微博认证为知名人文艺术博主的赵皓阳发表长文,对阿里巴巴集团旗下钉钉软件的非人性化设计进行吐槽。

钉钉

以下为赵皓阳微博原文:

若以王八蛋程度而论,钉钉这个软件可以仅次于百度排名第二了。我没有用过钉钉,但从身边朋友反馈来看对这个软件全是一肚子苦水。比如签到系统,领导能看到谁是第一个走的谁是最后一个走的,于是就出现了一种“攀比式加班”的现象,谁下班了都不想第一个走,没事也就在办公室晃悠,但凡有一个人签到走了,剩下呼啦呼啦全跟着走了。这种排名竞争就是“无产阶级斗无产阶级”的典范嘛,当年血汗工厂就是这么搞的,比如排名第一的人领双份工资,倒数第一的人没有工资,把他的工资给第一了。也是世风日下啊,革命者们批判了一百多年的血汗工厂制度,尼玛现在都成了管理学经典教程了。

我之前的微博就说过,网络和即时通信软件抹平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劳动者们往往处于24小时随时待命的状态,只要领导一条信息、客户一条反馈,发到你的手机上了,你就得马上切换至工作状态。这对于精神上的损害是巨大的。劳动者的脑力和体力都需要休息,这是劳动力再生产的客观要求。然而科技的发展助长了剥削形式的提升,现在劳动者们被榨取剩余价值的时间和场所已经扩展到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了。钉钉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尤其过分,微信收到了一条信息,你还可以缓一缓,想想怎么回,调整一下心态再进入工作状态,实在不行找个借口说我刚正洗澡呢。而钉钉只要你看见信息,还不一定点开软件,从锁屏提醒或横幅提醒里看见,对面这条信息就显示为“已读”,这个精神压力就更夸张了,连缓一缓的空隙都不给你。

可以看到钉钉这个企业的价值观是有问题的,它不是想着怎么通过和谐良动提高生产效率,而是想着一味地讨好老板和领导(因为他们明白用不用这个软件就是老板说了算,非常鸡贼)。老板用的是爽了,而劳动者则成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参考变量,以榨干劳动者最后一丝血汗为目的。你们看它这个版本的更新日志,里面公然写着“马爸爸”如何怎样。网络语境下“爸爸”这个调侃,无非就是对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掌控一切的社会现象的一种自嘲自解。你父亲含辛茹苦养育你成人不是让你在社会上叫人“爸爸”的,而如此光明正大的写进更新日志中,钉钉工作者们奴颜屈膝的嘴脸昭然显现。

钉钉这个软件是谁设计的呢,还不是最普通的无产阶级么。很遗憾他们把聪明才智和对基层工作的了解用在了如何让资本家、以及资本家的传教士们更爽的压榨无产阶级最后一丝劳动力上。宛如当年领鬼子进村的汉奸:“太君,这边走,这路我熟!”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