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8月 22nd, 2013

京东欠债引发商家退店潮 折射其资金“捉襟见肘”

一面喊着建立“一站式服务”致力成为“卖家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一面却乱象频发、被供应商投诉其“店大欺客”。京东开放平台自运营的道路颇显崎岖。

8月19日,欧时力电商内部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独家爆料,欧时力在京东平台经营过程中,被京东拖欠保证金长达半年之久,远超出了合同期。欧时力在2011年中期入驻京东平台,仅过了半年便决定退出京东。
而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欧时力的遭遇并不是孤例,除了拖欠保证金,京东还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其中光是欠阿芙精油的数额就超过300万。

通过利用规模优势和渠道优势,吸纳、占用供应商的资金,通过滚动方式供自己长期使用,从而得到快速扩张、多元发展的类金融模式在零售业中很常见,而拖款乱象在其新一轮融资之前表现得更为明显,此类现象更映射出京东此前资金上的捉襟见肘。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在欠债的背后难以掩盖的是京东为了争夺市场不惜“头破血流”的现实。为与对手天猫争夺市场份额,京东不惜血本,其低价策略强迫供应商促销,降价成本却让供应商自己承担,无奈之下部分商家退出京东,还一度引起了退店高潮。

虽然刘强东(微博) 喊着京东“不差钱”,今年2月新进7亿美元的融资,确实暂时缓解了现金流的压力,但从长远来看,随着低价策略的展开,投资平台系统的建设,加上大规模的人员投入,一直在烧钱的京东仍将眉头不展。

财务危机致拖款

京东开放平台后,不断被指“店大欺客”。而其中的“拖款”事件则被指折射出京东资金“捉襟见肘”。

8月19日下午,欧时力内部人员对记者爆料称,欧时力在京东平台时,曾被拖欠5000元的保证金半年,远超合同规定时间。

同样现象也曾发生在阿芙精油上,据了解,阿芙精油曾被拖款长达13个月。

业内人士指出,这种企业利用规模优势和渠道优势,吸纳、占用供应商的资金,通过滚动方式供自己长期使用,从而得到快速扩张、多元发展的类金融模式在零售业中很常见。

京东也属于类金融的模式。而其占有供应商货款时间却远比规定的周期长,甚至超过一年,此现象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京东的现金的捉襟见肘。

据了解,京东对供应商的“账期”一般为2个月(供应商供货后,京东在2 个月内付款,实际可能长达3 个月),而其库存周转率约为11 天,这就意味着,在从供应商处进货不到半个月后,京东便已完成销售、收到货款,但其向供应商支付货款,却在进货2 个月之后,这些资金将在京东的账上至少停留1.5 个月。

京东深耕的核心产品领域有“市场规模大、高标准化、毛利低”特点,在运营成本上,并不具备优势,加之产品选择的特点,使得京东商城主业相关毛利长期维持低位。

为了打造生态系统,其在物流、技术、人员方面的投入却耗费了大量资金,加上其毛利低,不盈利的现状,“应收款项”是其现金流的重要来源,而“拖款”也是其无奈之举。

虽然刘强东声称京东不缺钱,却也被质疑为“应付帐款”,这就是其类金融模式,利用“账期”免费占用供应商货款。

京东的财务危机频频,并一度传出京东将进行IPO。而这一乱象在2013年2月的新一轮融资中被悄然掩盖。

“今年的15个亿的融资,现在京东的资金应该是够用的。”分析师曹磊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近年来,京东被迫频繁融资。最近的一次是今年2月16日,京东融资约7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新股东加拿大安大略教师退休基金和Kingdom Holdings Company;公司的一些主要股东也进行了跟投。

最新的一次融资解了京东燃眉之急,然而此前京东手中的现金,不断被“经营亏损”和“固定资产投资”吞噬。

不过,这个时间也像个分水岭,之后的乱象也无此前明显。

“现在来看,没有听到太多的拖款现象,供应商在京东平台上的交易额在提升。”对于京东开放平台有深入了解的前沃尔玛电商项目总监庄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但在京东开了两家家具店的庄帅也表示,拖款肯定有资金链方面的原因,“我自己也怀疑,所以选择在京东融资之后才去开店。”

退店频发

8月19日下午,上述欧时力电商内部人员还对时代周报记者称,欧时力在2011年中期入驻京东平台,但仅仅过了半年便决定退出京东。

京东有着较高的用户价值,但京东在促销方面的手法却让供应商们苦不堪言,退出亦是无奈之举。

上述内部人员表示:“才入驻半年便退出京东,最主要的原因是京东在其开放平台上将欧时力的商品与淘宝进行比价,而这种比价的销售方式,让欧时力感到品牌价值下降,与其产品的高端定位不符。”在协商无果之后,欧时力为保证其品牌价值只能选择退出。

然而,欧时力的退店并非个案,京东平台开放以来便乱象频发,投诉不断。

曾在2012年11月京东“双十一”促销活动期间,锁死供应商阿芙精油后台,逼着商家恶劣促销,交涉仍无效后,阿芙品牌发声明称,从京东撤店。此外,Jasonwood也曾因京东强制其参加“买300送1000券”的促销活动,并被要求承担活动成本,在遭到公司拒绝后其店铺被京东锁死,最后也无奈选择退出京东。

“就京东方面来说,与它跟天猫的竞争有关。”电商专家王青海表示。

京东的促销策略是为了与天猫竞争,抢占市场份额。然而,促销的成本由供应商承担而不断遭到反对,面对京东对反对声不闻不问的“冷处理”,供应商只能无奈退店,而降价宣传已打出,京东只好通过擅自修改价格、封锁后台来维持现状。

“强制促销和擅自修改价格有京东自身的原因,” 然而,王青海更愿意将此归结为电商平台的行业常态,“这已经不算是潜规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规则了。”电商平台作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进行强制促销,供应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接受或者退出”。

分析师曹磊也表示,此类现象不是个案,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存在。

融资难堵投入黑洞

京东新一轮融资之后,开放平台乱象得到一定缓解。但面对“前有狼后有虎”的竞争现状,京东近期持续加大的投入仍然对京东的资金链产生着压力。

7月29日,京东在开放平台合作伙伴大会一举发布了面向开放平台合作伙伴的技术、物流、服务、财务四大支持计划,旨在为具有不同业务特点及规模特征各不相同的京东开放平台商家提供一站式全方位服务。

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京东斥巨资投入和服务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

据记者了解,下半年京东还将开放13万平方米的仓库为开放平台业务服务。同时,上海和广州的开放平台专用仓正在建设。到2014年将在华东、华南、华北建成20万平方米专用仓库,总部还要从全国总体仓容中多匀出10万平方米。

如何缓解可预见的资金压力,成为京东面临的首要问题。而面对外界的质疑,京东却颇显高调。近日,京东召集500多名开放平台合作伙伴召开大会,在会上,京东宣布其开放平台致力于成为“卖家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并推出技术、物流、服务、财务等四大具体支持计划,通过共同开拓“电商发展新大陆”。

“这意味着,京东还要进一步给供应商提纲仓储、物流等服务,这又是一笔巨大的投入。”一位熟知电商行业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而另一方面,京东的管理团队如何在资金压力之下避免京东乱象再发,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在平台的规范方面京东仍存在较多缺陷。”王青海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京东的团队还是比较薄弱,在管理上,公司发展很迅速,而内部员工管理上却有很多缺陷,这些问题跟早期的淘宝和天猫的起步阶段相似。”(时代周报)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