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2月 18th, 2014

BBC:中国有灾难性崩溃的严重风险

BBC商业记者RobertPeston通过对武汉的实地考察,撰文论述中国三十年的现代化、致富和经济发展。

BBC2月17日报导说,武汉市长唐良智拥有的资金和权力将让伦敦市长BorisJohnson感到嫉妒不已。他的五年再发展计划支出2000亿英镑,旨在让武汉成为世界特大城市和对中国第二大城市上海构成挑战。

BBC:中国有灾难性崩溃的严重风险

BBC:中国有灾难性崩溃的严重风险

仅武汉一个城市的基础设施支出的速度就相当于英国更新和改善该国外部工程的全部支出。就在这一个城市里,数百个公寓楼,环城公路,桥梁,铁路,完整的地铁系统和第二个国际机场正在建设当中。

在过去几年里,中国每五天就会建立一栋新的摩天大楼,已经兴建了30个机场和25个城市的地铁系统,修建了三个世界最长桥梁,建设了逾6000英里高速铁路,26000英里公路,商业和住宅物业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规模在发展。

第三波金融危机

BBC报导说,对于这种连古代埃及法老和罗马人都会被吓倒的大兴土木的举动可以有两种方式来看待。一方面,对于一个快速城市化国家来说它是必要的现代化过程。但是它也是一个不平衡经济的症状,其增长来源是不可持续的。

作者RobertPeston的观点是,中国经济明显的放缓,加上最近它的金融市场紧张的表现,可以被视为第三波全球金融危机。第一波是2007-2008年华尔街和城市崩溃;第二波是欧元区危机。

为什么这么说?

在2008年秋天,在雷曼兄弟崩溃之后,世界贸易出现一场突然和急剧的收缩。这对中国是灾难性的。它的增长基本上是由出口到富裕西方国家而制造。当我们的经济破裂之后,我们停止购买—几乎一夜之间,全国工厂关闭电源。

那个时候作者访问中国并亲眼目睹成群可怜的民工打包,背着婴儿,回到他们的乡村。这对政府来说是令人震惊的,并威胁摧毁D和人民之间的隐性合同—他们为变得更富有而放弃他们的民主权利。

于是随着来自美国政府的鼓励(作者采访了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政府启动了一个巨大规模的刺激计划—4000亿英镑的直接政府支出,并且政府指示国有银行“打开他们的钱袋”,以末日来临般的姿态疯狂放贷。

这在某种意义上起作用了。虽然大多数富裕西方国家和日本都停滞了,但是繁荣时光回到中国—增长返回到10%的速度。
但是增长的来源发生了重要的改变,并且它的寿命是有限的。

“有毒”投资爆炸性的借贷

BBC报导说,当一个大型经济体在以这种速度投资来制造财富和就业的时候,可以肯定,投资的大多数将永远不能产生一个经济回报,投资已经完全脱离了理性决策。

这是为什么中国存在巨大的鬼城—无人居住的大片住宅开发区甚至整个城市。夜晚漆黑一片,偶尔驶过的车辆闪烁出一点亮光。

但是让大部份支出和投资变得有毒的是它融资的方式:爆炸性的借贷。中国的债务占据GDP的份额非常迅速的上升,从2008年的125%上升到200%。

前惠誉分析师朱夏莲描述中国的信贷热潮说:“大多数人们意识到在中国存在一个信贷热潮,但是他们不知道规模。在2008年这一切开始的时候,中国银行领域的信贷规模大约是10万亿美元,现在它的数量是24到25万亿美元。”

中国在五年内复制整个美国系统

“这增加的14万亿~15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商业银行领域的整个规模,它是花了一个世纪才建立的。因此这意味着中国在五年内复制了整个的美国系统。”

任何生活在富裕西方国家的人都不需要别人教授有关太快太多的信贷给金融系统带来的危险。在中国的情况下,很大一部份债务是隐藏的,藏在一个特别建立的,不透明的所谓影子银行里面。

对于金融历史的教训没有例外:那样速度的借贷导致借款人无法履行他们的还款责任,债主将会大笔亏损;问题不是是否金融危机会发生,而是以什么样的规模?

这是为什么人们已经在过去九个月在中国银行市场看到两起紧张的事件发生,或许它们是更糟糕事情的前兆。

增长来自债务推动的投资如何持续?

BBC报导说,更广泛来说,对于整个经济而言,当增长是由一个债务推动的投资而创造,可能有两种结果。

如果热潮足够早的消褪并且是以一种可控的方式,当局采取措施重组经济以便创造可持续性增长,那么结果将是经济放缓,但是灾难将被避免。

但是如果借贷继续保持极快的速度,那么一场崩溃将不可避免。

如果借贷和投资热潮不能制止撼动中国而且是全球某种崩溃

政府已经宣布经济改革,它在理论上来说,将在数年内再平衡经济,脱离债务推动的投资,走向国内消费型经济。

但是改革处于非常早期的实施阶段,借贷热潮在继续。而且,目前的建设挥霍可以让成千上万的官员从制度化的回扣当中大笔发财,外界担忧中央政府推进改变的能力。

同时,增长放缓的社会和政治后果可能是深刻的:它们是否能够满足人民对就业和更高生活水平的渴望?它是否足够快速以防止广泛的抗议和动荡?

并且如果借贷和投资热潮不能制止呢?那么我们将看到撼动不仅仅是中国而且是全球的某种崩溃。

饥饿的快速增长的中国塑造了我们的生活,有时候并不是给我们带来裨益。

通过以廉价再廉价的方式出售给我们日常必需品,它提高了我们的生活标准。但是它的出口商扼杀了许多我们的制造商。它创造的财政盈余转变成我们危险的赤字,和西方国家危险的债务上升。

那么一个经济弱化的中国将对西方是一个好事情吗?但是一个突然无力为它的人民提供上升的生活水平的中国将不太稳定,并且也许对于世界更加危险。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