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2月 20th, 2014

内地驻京办生存“新”法则

2014年正月初九,甄凡(化名)独自驱车700公里,傍晚到达北京。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是中部某县级市的“驻京办”主任。2009年国务院决定撤销县级驻京办之后,他们的驻京办一直以商会的形式变相存在,连他共有3名工作人员。

去年腊月二十八,三人一道开车返乡,不过正月初九回京时只有甄凡一人,另2人继续在家休假。

“在往年这是不可能的。”甄凡说,以前每个春节,至少要留一人在北京值班,他到北京工作9个年头,有5个春节没有回家,回家的几个春节,节日期间还要随领导一起到北京拜年。

甄凡从内心觉得,“八项规定”让他们轻松了很多,春节期间不需迎来送往。“负担轻了,但还不够彻底。”不过,他说,一些特别的关系还是需要维护,该送的礼还是要送出去,只不过送得少了。

由于当地盛产山药,以前每年春节这个驻京办送出的山药都是一千多箱(每箱10斤),今年只送了一百来箱。送礼原则从以前的“能送出去的尽量送”,改成了现在的“能不送的尽量不送”。送礼方式也更加隐蔽,市领导要求他们“不能出事”。

内地驻京办的生存“新”法则

内地驻京办的生存“新”法则

“四大班子”领导春节不再进京

甄凡是2005年被派往北京的,所在的组织名称叫招商小分队,初衷也是为了招商,一共有4个人。但由于市政府迟迟不兑现给他们的工资、吃住补贴,半年后招商小分队撤销。

当地考虑在北京的项目较多,需要联络关系,让4人就地成立了驻京办,工资由财政保障,住宿、通讯给补贴。

政府给他们提了三项要求,一是招商,二是联络主要部委,三是维稳。不过维稳的功能对他们来说,现在已经不明显,毕竟人数有限,如果当地有人进京上访,他们充其量也就是电话通知所在乡镇进京接人。

甄凡自觉招商有不少成就。7年多,他引进了十几个大型企业到当地落户,包括北京城建这样的企业。为了招商、跑项目,驻京办平时除了与一些大企业保持联系,还主要与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三个部委联系。

过去每到春节期间,市委、市政府领导必须到京拜年,作为县级市,他们争取的项目很少需要副部长以上的官员签字,一般只到司长,拜年对象也是司长为主。

拜年程序基本是:驻京办先与要拜访的司长联系,确定见面时间。拜年时,基本是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全部出动,带上礼品先到家中小坐寒暄,然后一起吃顿饭。

拜年时吃饭人数较多,一般不会去特别高档的酒店、会所吃饭。他们在北京广安门外有个协议价订好的四星级酒店,宴请基本按人均1000元的标准安排。“不少人认为1000元的标准已经很高了,但其实真吃不了几个菜。”甄凡说,如果参加吃饭的人数少,只有三五人,就会去“标准特别特别高的地方吃,有时会去钓鱼台国宾馆”。

除了部委关系,领导们也有些私人关系需要维护,这也需要驻京办提前安排。甄凡觉得最烦的是,除了领导们本人的公、私事需要他们节日期间“坚守岗位”,如果节日期间领导有家人到北京旅游,他们也要全程安排吃、住、行、门票等开支,所需费用要驻京办想办法,“哪怕来了一个7岁的小孩,我这个驻京办主任也不能掉以轻心”。

“领导让我们办私事是后来才有的。”甄凡说,驻京办刚成立那几年都是布置工作上的事,后来要求不断加码,比如领导及家人来北京看病,需要挂专家号,想进什么娱乐场所,他们都必须能办到,现在他们已经打通几家大医院的关系。有些领导还想去中南海转转,他们也得想法,他们多方打听后得知有个老乡为一名退休的老常委服务,于是就趁老常委不用车时,开着老常委的车带领导去中南海转转。

甄凡说,驻京办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为市领导个人服务,主要是市委常委及以上的领导。

不过今年春节,领导们没有再进京拜年。今年也没人通知驻京办要为领导的家人服务,甄凡的这个年也因此过得踏实一些。

没再为司长们派司机和“保姆”

7年多下来,积累了各种人脉,耗费了甄凡不少心思。刚到北京时,人生地不熟,为了跟一些主要部委搭上头,甄凡先找到了一个干部老乡,“没想到他面子有那么大,通过他找哪个部门的司长,基本都能请得出来”。

初次见面一般都是因具体项目,见面方式是设个酒席。酒席是由头,送礼是目的,送多少要根据项目大小来决定,送什么东西会提前打听好司长的喜好,有的喜欢烟酒,有的喜欢字画和古董,有的喜欢现金和购物卡。甄凡印象最深的是某部委的一个司长,喜欢从明清古墓里出土的古人衣服。

驻京办最忌做“一锤子买卖”,一个项目结束后,要保持经常性的联系,以加深印象。除了逢年过节拜访,他们平时经常邀请部委的官员到当地风景名胜区度假,有时候不好以旅游的名义,就以考察工作的名义。

能摆得上桌面的另一加强联系的方式是,当地政府会邀请相关部委派干部到当地挂职,一般都会挂常委职务。这是一个“双赢”的办法,因为部委也有这方面的需求,提拔干部很多都必须要有地方工作经历。

时间长了,“关系好”的官员就会主动给甄凡打电话,一起去旅游,附近的北戴河、承德一年都要去好多次。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甄凡就心领意会,安排吃住行,但钱不一定都是驻京办出,一般会转嫁给平时涉及项目较多的企业。如果企业在北京没有办事处,就会从当地派车、司机过来服务。

“做这些工作很累。”甄凡说,不仅是部委,一些用得着的部门如医院、领导人服务机构平时都得处理好关系。

维护关系,不仅维护与官员本人的关系,还得为一些官员的家人服务。甄凡每年总得干几次“派保姆”的活,遇到哪个官员家里来客,如父母、岳父母到北京小住一段时间,而官员自己又没时间照顾,甄凡就要安排工作人员去照顾,陪同他们在北京或者河北走走看看。当然,也会安排企业提供车辆和司机。

“最恼火的是春节期间。”甄凡说,凡是春节期间在北京,一半时间为当地的市领导和家人服务,另一半时间就是为相关的部委官员和他们的家人服务。有时部委官员本人被邀请到外地或外国旅游,妻小、父母留在北京,他们就得承担起照顾的任务。

但今年春节期间,甄凡没有为部委官员派过司机和“保姆”。

“今年绝对不行”

这个春节,觉得负担轻了的驻京办主任不止甄凡一个。

陕西中部一地级市驻京办主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往年春节前,驻京办会根据自己平时的联系以及领导安排,给一些联系较多人士送些陕西苹果,并印制一些贺卡。2012年底“八项规定”出台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召集各驻京办开了一次会,要求过节不得送礼。2013年春节时他们基本就停止了,今年春节则完全停止送各种礼品,连在京的当地籍老领导都没有去看望。

陕西榆林驻京办介绍,他们不仅在节日送礼方面严格落实八项规定,对自身的日常行为也加强了监管。他们本来有两辆奥迪车,今年春节前都开回榆林准备封存拍卖,计划改买一辆帕萨特作为公务用车。

广西南宁驻京办今年春节也没有接待任务,只是节前有几个在南宁挂职的北京干部回京时,他们去机场接机,并将这些人送到了家中。

吉林省驻京办则把去年年终奖完全取消,“一分钱都没有”,特产也没发。往年吉林省的金融、电力系统企业年底会在北京举行一些专题会、推介会,今年几乎不再举行。

作为县级市的驻京办主任,甄凡说,“毫无疑问,今年公款吃喝、送礼的现象少了很多,但如果说是完全刹住了,那也是假话。”

去年中秋节前,中纪委明令不得公款送月饼,但他们还是送了家乡的土特产山药。

2012年以前,送礼是公开的,直接送到单位。他印象最深的是某部委,有时东西多了实在不好拿进去,就放在部委对面宾馆的前台,部委有人甚至还专门在这家宾馆开房间存放礼品。

“今年绝对不行。”甄凡说,几乎每个部门的传达室都装了摄像头,没人敢送了,也没人敢收了。但对“关系实在好”的官员,还是通过电话沟通,说送些特产,地点改送到他们的家里,有些宿舍区有武警站岗,就约定时间、地点、车牌号,将礼品送到车后备箱里。

另一位驻京办人士介绍,跟往年另一个不一样的是,以前送礼基本是“利益均沾”,部委一个处室有多少人,就准备多少份,今年几乎都单线联系,“一对一”地送。

在“该送还得送”、“能压缩尽量压缩”的原则下,今年甄凡春节前走访的单位也从2013年的六十多家下降到十多家。他们市共有驻北京、驻上海、驻广州、驻深圳四个办事处,今年只花了往年1/6的费用。

甄凡还说,八项规定之后,都以为跟部委沟通难了,其实不然。想联络的还可以联络,只不过地方领导进京拜访的减少了,如果有领导进京要与部委官员见面,甄凡会先打电话给对方,由对方决定在什么地方吃饭,“一定要确保安全”。当然,现在吃饭的标准明显降低了,陪同人员也大幅减少。

钱从哪里来?

甄凡刚到北京时,曾与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原副司长熊必琳取得了联系,并一直保持较好的关系,熊2010年退休后担任了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但在2013年6月落马。

市领导对甄凡抱怨,“怎么培养了这么一个关系户。”甄凡觉得自己很委屈:“我怎么知道他会出事。”他开玩笑地说:“他一出事,之前的钱就白花了。”

说到钱,当地政府现在处理得已经很巧妙,如果查账,根本查不出政府拿了钱送礼。甄凡介绍,每年送礼的钱都是当地企业承担,当然都是跟一些项目有关的企业承担。有时企业拿不出那么多钱,政府就会采取“变相补贴”的方式销账,例如前年让一个企业承担了10万,然后政府再给企业减免10万元税收,“总之不能看出政府花钱送礼”。

但日常的关系维护不能完全让企业出钱,驻京办得自己想办法挣钱。目前,甄凡的驻京办每年招商提成的费用大约能收入50万元。其余的收入还得从企业身上想办法,比如利用驻京办的人脉帮当地企业办理证照、开展销会等,都能从企业收取一些收费。

至于平时用车,一般也从当地在京的企业借用。甄凡很自信地说,现在他一个电话就能聚集一个车队。

但甄凡还是感到压力很大,“驻京办真是太花钱了”。压力之一就是领导来京消费,比如去会所的什么的,回去肯定不能报账,驻京办必须想办法消化。领导家人来京旅游、办事的吃、住、行,也得驻京办解决。有领导的家人到北京看病,驻京办除了要帮助联系医生,还得支付医疗费,“看病少则几千,多则几万,不是一般的费钱。”现在,领导到北京少了,但领导的家人除了今年过年没找驻京办,平时到北京旅游、办事、看病的并没减少。

“八项规定”出台之后,之前每年政府还会给驻京办十多万“生活费”,但2013年开始,“生活费”全部取消了,所有的钱都要靠驻京办去挣。

甄凡觉得内心不平衡,领导们缺乏“感恩的心”,总觉得驻京办的服务是无止境的。他说这也是众多驻京办主任的心声。

(编辑:华闻聚焦网 孔博)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