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日, 3月 23rd, 2014

山东平度征地125亩补偿944万,卖给开发商每亩123万

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没有拿到征地补偿,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搭起帐篷,阻止施工。21日凌晨,帐篷起火致1死3伤。昨天上午,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经公安机关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
昨天,记者从平度市凤台街道办杜家疃村民委托律师处了解到,现被开发商圈占起来的土地有138亩,但他们在国土局官网仅查询到83亩地的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

p85_b凌晨3点后,一位老奶奶呆呆地看着被搬走遗体的现场。

p79_b接到报警后,警方人员赶到现场提取白色手套。

p82_b昨日下午,村民现场点火试验帐篷布是否易燃。

焦点

1

冰棺半夜被抬走

守夜村民:警察半夜来抢尸家属称已谈妥别拦了

因对开发商征地手续有异议,没有拿到征地补偿,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已被圈占的被征地施工入口处搭起帐篷,阻止施工。前天凌晨帐篷起火致1死3伤后,死者家属将死者遗体放在冰棺内,放置于起火现场,让其他村民帮忙看守,希望警方查清此案。

记者在事发现场守至昨天凌晨2点左右离开,但在昨天凌晨2点55分左右,记者接到守在现场的村民电话称,现场突然来了约200名身穿警服、戴着头盔、拿着木棍盾牌的防暴警察,要将尸体强行运走。记者再赶到现场时,冰棺已经不见了,死者家属也已离开现场。

村民介绍,当时现场有10多名村民看守,被警察隔离起来,“之后耿福林家属说,你们别挡了,我们跟政府已经谈好了,让他们搬吧”。

村民称,虽然死者家属此前曾要求村民帮忙看守遗体,包括邻村的村民也过来守夜,但既然当事人改口了,其他村民就没再作声。随后多名便衣人员将冰棺抬走,现场的死者家属哭声一片。

现场村民认为,这是警方在“抢尸”。

官方微博:家属自行运走遗体警方半夜维持秩序

昨天上午,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称,3月22日晨,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按照法定程序,公安机关对尸体检验后由亲属火化,网传的“抢尸”消息属不实报道。

村民对此回应称,死者在现场的家属仅有其妻子、儿子、儿媳以及其两个妹妹,搬走冰棺的人虽然没穿警服,但肯定不是死者家属,“如果不是强行,为何要打伤现场村民的头?”同时也有村民质疑称,既然死者家属自行搬走遗体,警方为何要在快到凌晨3点时到现场“维持秩序”?

死者弟弟:昨晨5点尸检未告知尸检结果

昨天上午,京华时报记者联系上死者耿福林的弟弟耿福春,对方称昨晨5点左右已对耿福林的遗体进行尸检,但仅给他们一张尸检通知书,未告知他们尸检结果。

昨天,耿福春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耿福林妻子在北京上班的弟弟已和政府协商好了,“是我嫂子的弟弟与政府部门协商的,具体的内容我不知道”,他称,“什么协议也没有,所有的东西都是口头的,口头保障,各方都按要求办,办完了了事”。

耿福春称,耿福林个人的问题就这么结了,不会再走法律程序。他称,自己因此事被推到风口浪尖,没有办法,不想再说什么,自己只是农民,无论别人是否理解,自己就想过平常的日子,没有那么高尚的思想。

律师说法:一次尸检极不严谨仓促处理遗体不妥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分析认为,平度警方如此仓促尸检并火化遗体的行为显然不妥。按规定侦查部门可以对尸体进行尸检并火化,但平度官方在前天称此案是帐篷起火,还让公众勿信谣勿传谣,结果在昨天又发布消息称有纵火嫌疑,这种罪与非罪争议极大的情况下,一次尸检极不严谨,完全可以由更高级别的部门进行尸检,得出更有信服力的尸检结论。

2

警方发现纵火嫌疑

官方微博:市政府责成迅速查明真相

昨天上午9点39分,平度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平度“3·21”火灾事件,经公安机关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目前正在深入调查中。市委、市政府责成公安机关加大侦破力度,迅速查明真相,依法严惩。

而在前天,该官微曾发布消息,标题为《凤台街道杜家疃村一帐篷发生火灾》,正文称62岁的死者曾患中风,行动迟缓,伤亡村民系杜家疃村不同意该村土地收益分配办法的个别村民,请公众勿信、勿传未经核实的网络谣言。

现场村民:帐篷布是防火的很难点燃

昨天下午4点多,在起火现场,两名村民在帐篷骨架下面找到一条火灾残留的帐篷布,该布平均宽度约10厘米,长1米多,有火烧痕迹。现场有人用打火机点了多次后方着火,但火烧得并不快。村民称,该帐篷的布是防火布,很难点着,即使故意点着了,也不会像案发当夜那样蔓延得如此之快。

警方称白手套为勘察时落下

昨天下午5点10分左右,现场有村民在帐篷西侧约1米外看到一个黑色木板,木板下露出一点白色的东西,挪开木板发现这是两只白手套,上面有黄色印迹,多名村民闻了之后称手套有淡淡的汽油味。

现场村民于下午5点14分第一次报警。等了7分钟后警察没来,村民再次报警。10多分钟后,警察仍未赶到现场,村民继续报警。村民挂断电话后称,警方这次说这两只手套是他们留下的,不用来了,之后就挂断电话。5点40分左右,村民再次打电话报警,对方称再催催。

昨天下午5点45分左右,现场有村民称“警察来了”,随后有3名便衣男子从人群中挤进来,其中一人捡起手套,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另有一人拿相机拍照。现场有村民问这些手套是案发时留下的还是警察勘察现场时留下的,一名便衣称该手套与他们勘察现场时戴的手套材质一样,这是他们之前勘察现场时落下的。

律师说法:现场侦查须严谨细致

朱孝顶律师称,这副白手套有两个可能,要么是案发时留下的,要么是警察勘察现场时留下的。如果是前者,说明警方侦查极不细致,遗漏了这个有可能对案件构成罪与非罪的关键证据。如果是后者,说明警察在工作中极不严谨,有很大瑕疵。

此外,记者前晚10点赶到现场时,现场的警戒线已被踩到地上,不少村民在现场走动。对此,朱孝顶律师表示,如果警方发现此案有纵火嫌疑,应当及时保护案发现场以便进一步调查取证。

□调查

事发地块手续被指有问题

1

申请公开的施工证非该地块

据杜家疃村民称,去年8月份,他们在厦门路南、苏州路西的可耕地附近出现一张通知,要求村民将地上青苗铲除,并到村委会领取每亩地2.5万元的青苗费,否则地上青苗将被强行铲除。部分村民未领取青苗费,地上青苗也被铲除。

去年9月份,开发商将这里的138亩地四周围上围挡,仅在南侧留个出口。而村民们除了每亩2.5万元的青苗补偿费外,未获得其他任何补偿,他们不知道这块地有没有卖,卖给了谁,会不会有赔偿。他们找不到开发商,就找村委会、街道办、市政府询问情况,他们怀疑自己的耕地已被卖,但没问到结果。村民们请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的杨在明及刘勇进律师作为援助和咨询律师。

据刘勇进介绍,他们曾在去年年底向政府部门申请公开该地块的施工许可证,但得到的施工许可证中,建设单位为青岛宸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位置却为“厦门路南侧、规划杭州路东侧”。杭州路位于苏州路东约500米左右,该许可证中标注的地址并非苏州路西的这块纠纷地块。律师对此提出异议却无果。

刘勇进律师称,他们已提出复议,首先要求有关部门公开该地块的施工许可证,其次在如果能确定该地块有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申请有关部门确定该施工许可证无效,原因是村民对此不知情。目前该复议仍无结果。

2

仅查询到部分土地招拍挂公示

刘勇进称,他们在国土资源部官方网站的土地出让一栏中,仅查询到名为“平度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平国土储告字[2013]14号”文件与纠纷地块有关。该文件中宗地编号为13076的内容显示,该地块位于厦门路南侧,苏州路西侧,土地用途为“中低价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用地”,土地面积5.5818公顷(83.727亩),成交价1.0315亿元,受让单位为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村民们称,他们在该地块被圈占施工的土地有138亩,即使该成交文件有效,还有约54亩土地没有出让,开发商占地显然不合法。

刘勇进称,目前杜家疃村已有100多户村民就此向平度市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起诉并获立案,被告为平度市国土资源局,第三人为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请求确认上述拍卖行为无效,理由是出让该宗土地侵犯了原告在内的杜家疃村村民的权利,“包括原告在内的村民皆不知情”。

3

村民曾向多个部门求助终未果

据介绍,一个月前,律师曾向平度市城管执法局递交《查处申请书》,要求对厦门路南侧200多米、苏州路西侧5.5818公顷土地上违法擅自施工违法建筑的行为进行查处并恢复原状。

律师称,今年3月15日,他们向平度市公安局递交《举报及控告函》,称村民们多次去平度市政府和建设局、国土局、平度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等多个部门和单位查询,均没有占有该土地的合法征用征收手续和建设规划、施工等手续文件,该占地行为属违法侵占和违法建设,且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导致基本农田流失。因此,申请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处理不明身份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对于上述的违法行为村民有权利进行正当防卫,在行使正当防卫的过程中可能会对不明身份的人产生伤害”。

刘勇进称,村民们一直在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希望能够解决这件事,但是始终没有结果。

□现场

守夜未守住冰棺

前天凌晨,帐篷起火的时候,第一个从火灾现场跑出来的轻伤者李德林跑回村子呼救,村民鸣锣求救,很快有近200名村民赶到火灾现场,可是耿福林已被火烧身死。

耿福林的遗体被放进了冰棺里,冰棺就放在起火的帐篷边上。村民说,耿福林家属请村民们帮忙守着,防止被抢走,希望以此督促警方尽快查明案情。

前晚10点,仍有数十名村民守在现场。耿福林的儿子与儿媳坐在冰棺附近数米远处,儿子有事偶尔会离开,儿媳一直低着头,双手抄着,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昨天凌晨1点多,部分村民回家,仍有10多名村民留在那里。现场停着一辆面包车,里面也坐着村民。这些村民有杜家疃村的,也有来自附近的东关村、大窑村的村民,大多40多岁。他们有的说是为了防止现场遭破坏,有的说是与死者熟识,心里难过。

村民说,凌晨2点40分时,现场突然来了好多警察,一个值守村民的头部被警察用木棍打了,肿起一个包,随后值守村民被隔离。

记者赶到现场时,现场只剩约10人。他们介绍了十多分钟前发生的情况后,所有的村民都离开了现场,火灾现场,曾停放耿福林遗体冰棺的位置,已空空荡荡。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