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六, 4月 7th, 2018

川普的万亿贸易战,你绝对猜不到结尾

清明时节雪纷纷,美国鬼子欲断魂。

美国公布了500亿美金加税清单,大国马上还以颜色,把“核武器”土豆、汽车等列入对美报复关税清单。官媒、官人、渔民为此一片欢腾,“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大有贸易战已经胜券在握之势。天公作美,为了喜迎贸易战升级,大都30年来头一回清明降雪。

然而,反动的特朗普政府神经太粗,好像一点没被吓尿震惊。趁着大国官媒自己给自己喝彩的调门拔到最高之际,忽然劈头盖脑地又扔过来一千亿美金的罚单。

贸易战升级加码,本就容易惑人耳目,再加上官媒声嘶力竭的叫号,更让人难以捉摸未来走势。但万事万物都有其本质,只要抓住本质,就不会被各种花式杂耍的皮相所惑。

贸易战的本质是什么?就是大国竖立贸易壁垒,对美国商品征收高关税,却以低价倾销进入美国市场,赚取巨量美金外汇储备。美国制造业因此全面垮塌,转移至“低人权优势”的国家,“铁锈地带”各州数以百万计人口为之失业。

“铁锈地带”指美国东北、中西、五大湖地区的传统工业州,包括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伊利诺伊州等。它们曾是美国制造业的心脏地带。俄亥俄州的钢铁炼油业、密歇根州的汽车工业、宾夕法尼亚州的冶金焦炭业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骄傲。

2016年5月,在西弗吉尼亚州首府查尔斯顿,特朗普头戴煤炭矿工安全帽向支持者发表演说

特朗普之所以能在2016年选举中毫无悬念地击败希拉里,原因就在于“铁锈州”起义。自从90年代所谓“全球化、自由贸易、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实际上就是大国“入世”,制造业大批转移向“低人权优势”地区)开始,这些美国制造业大州便迅速衰落,很多厂房沦为锈迹斑斑的遗址,下岗工人只能靠政府补贴过活。

而硕果仅存的制造业,则靠雇佣大批墨西哥、拉美的非法移民压低成本,勉强度日。譬如南加州的服装制造业就是这样,让非法移民在充满灰尘、不通风的房间里劳作,每周工作60小时,收入仅为300美元(还不到加州法定最低工资的一半),没有加班费。这种现状非常令人悲哀:美国制造业应对大国的挑战,却不得不使用大国“血汗工厂”的办法。

美国制造业从业人口,在2000年之前,约为1700万~1800万。在2000~2010年的10年间,美国制造业岗位数迅速急跌到1150万。后来虽然增加了80万个岗位,但到了2016年10月底,美国制造业从业人口仅剩1225.8万人。换言之,在大国“入世”的17年中,美国制造业足足损失了超过500万个工作岗位。

失去岗位和中产阶级生活的“铁锈州”美国人,已经对民主党深恶痛绝。希拉里出生地芝加哥北部的基诺沙(Kenosha)市,本来是民主党的票仓,1972年以来,民主党在这里从未败过,但在2016年当地选民却投票给特朗普。其实,整个蜿蜒的“铁锈地带”各州,以前都是民主党的基本盘,而2016年却选择了共和党和特朗普。

正如桑德斯所言:“大批的白人工人阶层正在抛弃民主党。”

昔日辉煌一时的美国底特律帕卡德汽车厂  (视觉中国)

美国白人劳工阶层是特朗普总统的主要票源之一。特朗普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广义当然指的是整个美国,狭义就是指的制造业。因为制造业在过去一百年里,承载了美国的光荣和梦想。

要让美国再次伟大,首先就是重振美国日益衰落的制造业。重振美国制造业,首先就是回流制造企业和岗位。回流制造业,首先要消灭大国用“反市场经济”手段进行倾销的现象。消灭“反市场经济”,就得进行贸易战。这就是美国必须发动贸易战的本质和逻辑。

这是不容调和、无法改变的。这是两种经济范式的必然斗争。这是川普主义与“全球化”伪经济自由主义的战争。除非川普不想“让美国再次伟大”,否则他就只能选择贸易战。

有人说,这二三十年来美国不是搞产业转型吗?玩儿高科技、互联网、AI、无人驾驶、各种创新吗……好好地继续转型创新下去不挺好,干嘛非得走制造业的回头路?

这种属于屁话。现在美国的龙头企业就是苹果谷歌。苹果的制造代工厂以前全在国外。谷歌玩的是概念,它的收入是广告,苹果在线上也是赚的虚拟经济的钱,它们的员工都招的高学历人士,计算机专才。美国几千万没念过大学、用电脑只会上网的“底端人口”怎么办?如果美国只走所谓“产业转型”一条道,难道让他们统统去高新企业扫地洗厕所、给带宠物上班的程序员遛狗吗?2016年竞选中,特朗普对铁锈地带俄亥俄州蓝领支持者高呼,用美国铁、用美国钢!上台后半年,特朗普重返俄亥俄州,再次高呼:“那些离开俄亥俄的工作会回来的!不要卖掉你们的房子。”

令人毫不意外的是,欧美各大左媒与大国官媒一起反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这些左媒包括但不限于CNN、纽约时报、彭博、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

参考消息就编译了一条稿子,标题是:“《纽约时报》:除了讨好铁锈州,特朗普还能从贸易战中捞到什么?”文中称:“特朗普不清楚自己想要从对华关系中获得什么,也不清楚哪些目标是现实可行的。他只揣摩选民的喜好,但重新定调对华政策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去纽时中文网检索一下,你会发现类似的文章很多,都是黑特朗普,吹捧大国的:

就懒得翻其他左媒了,结果肯定大同小异:官媒的洋气逼格版。为什么会有左媒与官媒齐声唱和的现象?很简单,我们N久前就说过,“产业转移”这套把戏就是克林顿的白左政府搞出来的,掏空美国制造业,以不对等贸易让几万亿美金变成别国的外汇储备,还美其名曰“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奥巴马完全沿袭了这套做法,希拉里如果上台,也必然是“萧规曹随”。左媒当然要死撑自己的白左集团到底。

欧美左媒集体黑川普的原因主要还是怕输。不是怕美国输,而是怕大国输。

事实胜于雄辩。

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2017年,大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7.79万亿元,其中出口15.33万亿元,进口12.46万亿元,贸易顺差2.87万亿元。

同样是海关总署数据,2017年大国对美贸易顺差是2,758亿美元。美国方面的数据是3700亿美元。特朗普自己掌握的数据是5000亿美元。美元对大国币汇率现在是6.3。用大国数据2758亿美元乘以6.3,等于17375亿大国币,接近大国全年总贸易顺差的一半。用美国的数据3700亿美元乘以6.3,等于23310亿大国币,差不多是大国全年总贸易顺差的80%。用特朗普的数据5000亿美元乘以6.3,等于三万一千亿大国币,还高于大国自己公布的总贸易顺差。

换言之,大国每一年的贸易顺差都是从美国身上割肉割过来的,跟其他国家基本没有什么太大关系。再换言之,没有美国,或者美国停止这种割肉喂肥大国的行为,大国也就没有贸易顺差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正常人都不难得出结论:这场贸易战美国不会输,只会赢。因为现在美国是在止损,能止多少是多少。所以对美国而言,美国只是赢回多少的问题,根本不存在输的可能性。

举个例子:一个阔佬习惯了每天扔一千块钱给穷邻居,现在他决定不给了,但邻居不干,缠着他大喊大叫非要那一千块钱不可。阔佬说我家里花销多,每天一千给不起了,要不以后每给你一千你还我八百吧。穷邻居说不行,你给我一千我最多还你两百。双方就在这个基础上讨价还价。怎么谈,阔佬都是在止损,都是在原来每天一千的基础上少出血了,无非是赚回来八百还是赚回来两百的差别。别看穷邻居嗓门高叫得欢,万一谈崩了,大家一拍两散,阔佬最高兴,穷邻居最倒霉。

无论是为了止损,还是为了造血(制造业回流),特朗普总统是一定要大幅削减贸易逆差的。这样做不是“讨好铁锈州选民”,而是给美国制造业从业者一条生路,给铁锈州一条生路。除了重振制造业,铁锈州居民没有别的出路。搞什么产业转型全是扯淡。

当然,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可能还有一个隐秘的动机:重温里根故事。

很多人知道,里根大搞军备竞赛,拖垮了苏联。却不知道军备竞赛是里根对苏“经济战”的一部分。里根对苏的经济战,共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就是推行“星球大战”计划,史无前例地增加军费开支,逼迫苏联不得不加入军备竞赛。经济战的第二部分,是压低国际油价。苏联对石油出口的依赖很大,油价低,苏联的外汇收入就会减少。1985年里根迫使沙特增加石油产量,苏联因此灾难性地损失了数百亿美元。经济战的第三部分,就是经济制裁。美国不向苏联提供贸易最惠国待遇,并严格控制对苏的高科技和产品出口。

三管齐下,既削弱了苏联出口创汇能力,又使其无法从西方窃取高科技,还必须每年投入巨额军费开支,一个超级大国就此被拖垮。

里根是特朗普的偶像。众所周知,特朗普的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沿用里根的,特朗普的竖拇指手势是模仿里根的,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是里根治国之本……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是否在重温里根对苏“经济战”的故事,相信明眼人有自己的判断。

在此必须一提,苏联当时的外贸依存度(贸易依存度=对外贸易总额/国民生产总值,是判断一国的经济依赖于对外贸易的程度)仅为6%~8%,最高年份未超过10%,所以能在里根的经济战中坚挺了十年。而大国的外贸依存度早已远超30%。按照这个比例反推年数,似乎……

(来源:微信公众号”七使” ID:Shemok2018   作者: 沈默克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