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日, 2月 2nd, 2014

美联储迎首位女掌门 面临政策大挑战

刚刚过完百岁“生日”的美联储迎来新一轮换帅。当地时间1月31日,前任主席本·伯南克卸任,美联储副主席珍妮特·耶伦则于2月1日出任新一届美联储主席。根据日程安排,耶伦将于美国东部时间2月3日早上9点正式宣誓就职。 

美联储新任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

美联储新任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

2013年10月9日奥巴马总统提名美联储副主席珍妮特·耶伦担任下任美联储主席。2014年1月6日,耶伦提名案获得美国联邦参议院通过。

作为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主要推手之一,耶伦的最终当选无疑受到华尔街的欢迎,外界分析普遍认为,作为货币政策“鸽派”代表人物,耶伦执掌下的美联储总体货币政策基调,仍将偏宽松。

对于新任美联储主席来说,摆在她面前的首要挑战,便是美联储自金融危机起实施的超常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措施的平稳退出,而伴随着这一挑战的,是美国政府债务上限危机的步步逼近、以及在美联储上月意外宣布维持货币政策不变后市场预期的重新调整,这些都增加了退出策略的艰巨性和复杂性。

耶伦终成美联储主席之争赢家 

新任美联储主席之争曾闹得沸沸扬扬的,最终美联储副主席耶伦成了最后的赢家,但另一位有力竞争者、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 萨默斯,曾一度领先,直到最后一刻才不得不主动放弃。

新一届美联储主席之争最初发端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电视采访时的一次“无心讲话”,奥巴马说,“伯南克已经在美联储主席的职位上待的比他自己所希望的或应该的要久了。”联系上伯南克第二任联储主席任期将于明年1月份结束,市场很容易便将奥巴马的讲话解读为,他正在为美联储主席一职寻找新的人选。

奥巴马的这一次“无心讲话”,被外界批评为是“不谨慎”的,《华尔街日报》称,一位善于处理敏感职位人选更迭的总统,应该知道不应该在公开场合释放这样的信号。

市场中接下来便对谁会成为下一任美联储主席,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美联储副主席耶伦和萨默斯最终脱颖而出,成为最炙手可热的人选。

与萨默斯的丰富职业经历所不同的是,耶伦的职业生涯几乎全是在美联储所度过的,从2004年任旧金山联储主席后,耶伦至今在美联储系统已经工作了近10年,丰富的货币政策经验是耶伦的一大优势。

耶伦的货币政策主张,是不折不扣的“鸽派”,这不仅仅体现在自2008年美联储动用前所未有的宽松货币政策后至今,耶伦一直是坚定的支持者,在过去20年的职业和学术生涯中,耶伦都是宽松货币政策的信奉者,而这无疑是华尔街人士所最乐意看到的一位美联储主席。

但耶伦过于激进的鸽派风格,也同样是其竞争美联储主席一职的短板所在。随着美国经济好转,美联储已经考虑逐步退出此前实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从最近几次联储会议透露出的信号来看,年内退出成了大概率事件。后QE时代是否还需要一位“鸽派”主席,这成了一个很大的疑问。

此外,耶伦女性的身份,也是此前众多分析中认为她将比萨默斯更具优势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奥巴马现有的重要内阁成员中,几乎清一色以男性为主,此前就有分析认为,为了平衡这一性别上的尴尬,奥巴马或许会挑选一名女性担任美联储主席一职。耶伦最终当选联储主席一职,或许也和奥巴马的这一考虑有关。

新任联储主席面临退出策略挑战 

作为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所要面临的首要挑战,或者甚至是其职业生涯中最重大的挑战,便是目前美联储所实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

在去年9月份的联储货币政策会议后,美联储出人意料地宣布,继续目前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不变,也就是保持每月850亿美元的债权资产购买规模和维持联邦基准利率在0不变。此前市场普遍预期,联储将宣布削减债权购买规模,即开始进入QE退出阶段。

美联储在金融危机后所实施的这一非常规货币政策手段,无疑对美国市场,乃至于全球市场及经济都有着重大影响,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正是由于美联储即将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升温,导致美国资本市场波动加剧,新兴市场遭遇热钱撤出、货币大幅贬值、经济增速减缓等冲击。

对于耶伦来说,上任后如何平缓市场对宽松货币政策退出的波动,同时进一步传达美联储货币政策目标,为未来退出策略做铺垫。

事实上,尽管美联储此前已经向市场充分传达了要退出QE的意愿,但一旦QE开始退出步骤后,究竟以怎样的节奏,延续的时长有多久,以及利率水平何时上升,上升幅度多少等具体操作层面的问题,并没有给出明确的阐释,而这些,都是新任美联储主席所要做的。

此外,如何协调美联储内部决策成员之间不同的观点,并最终形成一致,是联储主席的所要面对的另一大挑战,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中的12名成员,各自都有十分鲜明的货币政策观点,互相之间甚至存在巨大的分歧,这一点在伯南克任联储主席期间便表现的十分明显,对于货币政策的最终决议的投票结果,也向外界传递出,联储内部的货币政策“鸽派”和“鹰派”之争,从来就没有停歇过。

作为美联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主要推手之一,耶伦一直是强硬的“鸽派”。有分析人士指出,在担任美联储主席一职后,耶伦仍将会延续自己的货币政策主张,并力图通过自己在联储内部的地位和影响力,使未来货币政策的总基调继续偏向宽松。

而较为宽裕的流动性,正是华尔街所欢迎的,耶伦的上任,对华尔街来说,意味着推动市场走高的流动性“弹药”仍将在较长一段时期内保持充足,并且在未来获得更多流动性支持的可能性也会更高。

新任主席或更善于沟通 

2012年11月份,在其任教过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耶伦做了一场名为“联储与公众沟通的改革与演化”,在演讲一开始,耶伦便对着台下的听众说,“如果这个下午我成功地说了一些让你们觉得有意思的话,那么在我离开讲台之前,这些话就将会被你们用推特、博客发布到网上。”

耶伦显示出她对现代通讯科技友好的一面,在这场演讲中,她强调,在现代货币政策执行体系中,保持与外界的良好沟通是美联储所需要增强的。

“美联储正在致力于增强与外界的交流。”耶伦说。

除了身为美联储副主席外,耶伦在联储系统内部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联储公开委员会沟通分会主席。

“中央银行的透明度问题一直以来是我和伯南克所感兴趣的话题。”耶伦说,“无论是在学术研究生涯还是在联储工作期间,伯南克都是央行提高透明度的强烈支持者。”

耶伦指出,伯南克在任美联储主席期间,在推动增强透明度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过去,美联储除强调自己的双重职责外,并不会对政策目标做详细阐述。”耶伦说,“但近年来,尤其是金融危机以后,美联储对自己的长期目标的阐述进一步明确。”

伯南克时代,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引入了季度经济前景预测发布的机制,并且会在伯南克记者见面会上,就货币政策的具体问题接受媒体的提问。

耶伦在演讲中甚至勾勒出了未来美联储应该如何进一步增强与外界沟通的大致框架,她指出,首先,联储可以向公众提供其对通胀率和失业率的预测,并明确调整联邦基准利率和资产持有规模的合适时机,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上述预测做相应的修正,以不断调整公众的预期。其次是向公众解释前瞻指引和对经济状况预测如何相互联系。

耶伦认为,上述增强联储和外界沟通的方法,可以使得公众的预期作出及时调整,同时市场的反应将会在某种程度上成为经济的自动稳定器。

“例如,信息告诉人们经济前景不佳,市场参与者就会相应推迟对从紧政策实施时间的预期,反之亦然。”耶伦说。

如果耶伦在任美联储主席以后,按照她在演讲中所阐述的去做,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透明度将进一步得到增强,对美联储政策猜测而导致的市场的超常波动,或许也会相应减少。

美联储的“老资格” 

现年67岁的耶伦自2010年起担任美联储副主席,一直站在促使美联储通过新风险性政策修复危机后经济的最前沿。

这些政策包括,购买数万亿美元债券以压低长期利率,从而降低失业率,也就是所谓的定量宽松政策。尽管宽松货币政策倾向让她和现任美联储主席贝南克站在同一阵线,但少数美联储决策者与之意见相左。他们认为,超常规政策对提振经济帮助不大,反而可能引发高通胀、破坏金融稳定性。

她在美联储供职的时间比任何现任官员都要长,她在上世纪70年代担任内部研究员,90年代中期任美联储理事,后来在旧金山联储行长职位上工作十年,并在之后出任美联储副主席。她还一度担任克林顿(Bill Clinton)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任。

1977年,耶伦在美联储(确切的说是在一个餐厅里)遇见了她后来的丈夫、经济学家乔治?阿克洛夫(George Akerlof),他们在第二年的6月份结婚。阿克洛夫在2001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发表的一篇自传文章中写道,他俩不只是性格相合,在宏观经济学方面的看法也总是非常一致;唯一的分歧在于,耶伦对自由贸易的支持度比自己更高一点。

耶伦看美国经济:

我认为今年美国经济表现将更强劲。我和许多在美联储决策委员会的同事一样,希望今年GDP增长3%,而不是2%。虽然复苏的进程有些缓慢,但我们在劳动力市场取得进展。我预计,通胀将回到2%的长期目标。今年秋季房地产市场复苏出现了短暂的停滞,但我预计房地产会追赶上来,未来将进一步复苏。

耶伦看QE:

很多人说,QE政策只帮助了富人。这不对。QE政策旨在压低长期利率,鼓励人们消费,支撑经济复苏。美联储经济刺激推动股票和房地产价格上涨,使得有房有股票的人消费更多,为经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并促进工资上涨。

耶伦看银行改革: 

我感觉美联储就是一个为金融危机收拾残局的机构,这也正是美联储设立的初衷。但我们从来没有积极地试图评估威胁金融稳定性的因素。我认为多德·弗兰克法案是个不错的沦陷图,铺设了多个需要采取的步骤。但是我们可能还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那些未曾采取的措施。

耶伦工作哲学: 

我的工作不仅仅是对抗通胀或监管金融体系,更多的是帮助平常家庭生活回到正轨,创造强大的劳动力市场,让每个人有安全感,有工作,能前进。

采访手记:

耶伦,美国经济的最高长官,最终将会经济的健康而非华尔街的看法来评价自己。“水涨了,所有的船只都会被托高”(经济整体好转惠及所有人)。肯尼迪第一次提出的这个说法,耶伦仍然谨记。

来源:《时代》周刊 记者:Rana Foroohar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