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3月 17th, 2015

涉资百亿!中国多地民间借贷市场崩盘

2014年,娄底市数十家企业先后停付本息,导致民间借贷市场“崩盘”。春节前夕,在这个湖南中部的地级市里,每天都传出有借款人以跳楼、喝药等极端方式讨债。娄底市金融办介绍,全市民间借贷资金规模400亿左右,其中约有118亿资金出现问题,涉及73家企业。

一些实体企业因经营不善,走进借新债还旧债的漩涡,最终遭挤兑风潮倒闭关门。

70岁的下岗职工肖旺富右半身偏瘫,他以2分月息把5万元养老金贷给鸿冠集团,“这是棺材本,拿不出来了。”

47岁的村民胡伍红和老公都是建筑小工。夫妻俩把拆迁征地补偿款70多万元贷给鑫美格公司,月息2.5分。如今钱讨不回来,他们住在窝棚里,无法重建家园。

公务员杨华(化名)2005年参与民间放贷,他吸收亲戚朋友的资金投入高利贷,总共1千多万资金被卷走,留下他整日被人追债。

但这一切都与清洁工文朝霞无关了。文瞒着丈夫将家中积蓄17万元投入九龙集团和宇森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去年4月开始,文朝霞屡次讨不回钱,也不敢给丈夫说,3个月瘦了十斤,同年10月,她选择投河自尽。

九龙集团为娄底市的龙头企业,该公司去年4月宣布暂停付息后,引发娄底民间借贷挤兑风潮。鸿冠集团、鑫美格公司、宇森公司等73家向民间借款的企业卷入其中,整个娄底市的民间借贷陷入“崩盘”,绝大多数投资人本息讨不回来。

“全民”借贷

左邻右舍碰面,都在讨论钱投哪家企业利息高。据统计,娄底民间借贷资金达400亿元

马明回忆起2013年春节前,他去九龙集团办理借贷业务的场景。“100多平方米的大厅,乌泱泱一片挤得到处都是人,排队排到走廊外,人声鼎沸,像过年时的菜市场。”

营业大厅有6个柜台,大家都挤在放贷的柜台,而取钱的柜台人很少。当时,马明用皮包装了30万现金去九龙公司存钱,上午11点钟到,到下午4点多才轮上他办理手续。

马明是九龙债权委员会代表,据他透露,债权委员会登记的九龙负债达24.8亿,涉及近1万个账户。

记者调查发现,九龙集团作为娄底市一个大型房地产企业,给出1.8分的月息。但还有企业为了吸收资金,给出2分至4分不等的高息竞争。

娄底一知名企业的老板刘平(化名)说,这几年,娄底的实体企业有一个怪现象,最繁忙的不是生产、销售部门,而是放贷部门。“多家实体企业成为融资平台,比银行还热衷于借贷。”

杨林(化名)是鸿冠集团一名中层管理干部,他告诉记者,除了日常生产任务外,老板鼓动员工到外面拉贷款,并按拉来贷款的1%提成。

而在民间,2014年4月25日之前,娄底也出现几乎全民放贷的热闹场景。教育单位工作人员李明说,身边的人几乎全都参加放贷,办公室里、左邻右舍碰面,都在讨论放在哪家利息高,放在哪家稳妥。

2013年,娄底市民间借贷规模达到高峰,据中国人民银行[微博]娄底市中心支行公布的数据,截至2013年底,娄底市民间借贷资金规模在400亿左右。

挤兑风潮

73家参与借贷的公司出现问题,从事实体的企业占90%

危机在2013年年底就露出苗头。

2013年12月13日,娄底市同星米业老板肖仲望跳楼身亡。据了解内情的人士称,肖仲望自杀与他欠下的上亿民间借贷有关。

同星米业在娄底只算一家小规模企业,尚不足以震动整个娄底经济。但巧合的是,同星米业老板肖仲望和九龙集团老板肖正滔是同乡还同姓。此后,娄底人开始传言九龙老板肖正滔资金链断裂,跳楼自杀。

这种传言引发九龙集团被债权人围堵住门挤兑。

“即使是银行也架不住这样的疯狂挤兑。”九龙集团总裁肖正滔2月11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2013年,九龙集团4个房地产项目同时开工,资金紧张,又遇上挤兑风潮,苦撑数月后,他宣布于2014年4月25日暂停付息。

九龙集团这一宣布无疑如一枚重磅炸弹在娄底炸开了锅。意识到危险的民众开始纷纷回收资金,各个借贷的企业均遭波及。

娄底市金融办向新京报透露,整个娄底市共有73家企业和个人陷入到这场借贷危机中,出问题的资金达118亿。

娄底市金融办主任左志锋介绍,出问题的企业中,从事实体的企业占90%。

“借新债还旧债,利息越借越高,当企业利润支撑不起高额利息时,必然会出现资金链断裂。但民营企业家缺少风险意识,借贷收不住手。”左志锋说,企业吸收的民间资金30%用于投入生产,70%被高额利息吞噬。

刘平算了一笔账,实体企业利润最高在10%左右,当民间借贷利息超过2分,盈利空间就没有了。超过3分的,这家企业的借贷就有问题。

“真心做实业的企业家不会不懂这个浅显的道理。出问题的企业有相当一部分是借着做实业的幌子,大量吸收民间资金再转投来钱快的领域。”刘平分析。

实体企业借贷入楼市

3年前,楼市利润能支撑起高息,导致多数实体企业借贷涌入房地产市场

2月9日,娄底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已几乎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大部分企业已经停工,少数厂房内长满杂草。

这是一个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产值1000万规模以上的企业有80家,已明确陷入借贷危机的企业有10家。

沿着开发区一条东西向马路,吴哥世家、同星米业、文诚地产、红太阳(18.60,0.27,1.47%)集团、鑫美格公司、鸿冠集团等出问题的公司依次排开,多数厂区内大门紧闭,只剩守门人。

记者调查,娄底的吴哥世家实则是一个空壳公司,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娄底市经济开发区金融办主任李景春证实,吴哥世家老板吴笃明涉嫌非法集资已被刑拘。据透露,吴笃明个人生活很奢侈,花费上千万元买悍马、奔驰等豪车、还不惜重金购买书法字画。

吴哥世家代表一少部分民间借贷的现象,而多数企业则是将钱投入房地产市场。

娄底是湖南有名的“煤都”,煤炭、铁矿、锑矿等资源丰富。2011年随着煤炭行情下跌,民间资本开始大量涌向房地产。

娄底一房地产老板牛先生说,高峰时期,房地产利润达到50%,高利润能支撑起高利息,导致越来越多的实体企业都开始投入房地产市场。但从2013年开始,娄底房地产市场趋于饱和,高利息难以为继,最终出现大规模的借贷危机。

帮扶和打击

政府拿出帮扶、处置、打击三种办法化解危机,政府人士称风险总体可控。

娄底市委副秘书长兼金融办主任左志锋这一年一直在处理民间借贷危机,刚过40岁的他指着一小撮白发说,“头发都急白了。”

“对于非法集资的企业和个人,政府是坚决打击的。”左志锋透露,娄底市政府分三种情况处理相关企业:帮扶、处置、打击。娄底有8家企业在政府帮扶下已经恢复生产;有25家企业进入依法处置程序,其中有10家企业被公安列为专案侦查。

左志锋认为,通过政府帮扶有前景的企业和打击非法集资,民间融资风险总体可控。

九龙集团老板肖正滔告诉记者,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九龙集团目前已经从银行贷款2个多亿,用于偿还部分利息和盘活项目发展。

如今,公务员杨华仍需应对络绎不绝的讨债人。

“听到电话铃响,手就发抖,有一次端碗吃饭,电话响,碗打碎在地。”有一次一位朋友到他家要债,他给不出,让朋友打他一顿,两个大男人抱头痛哭。

跑路、投案自首、一死了之,三种选项时常在杨华的脑海中徘徊。这位政府公务员说,他2005年投身借贷,到2014年惨淡收场,恰好是“十年一梦”,一无所有。他不知道噩梦般的日子什么时候会结束。

娄底民间集资崩盘时间表

●2013年10月

娄底同星米业老板肖仲望跳楼身亡,揭开娄底民间借贷“崩盘”的序幕。

●2014年年初

娄底经济开发区内,鑫美格公司、创高铝业等一批企业支付困难,引起挤兑现象。

●2014年4月

娄底市龙头民营企业九龙集团遭遇挤兑潮,宣布停止付息。众多债权人上街游行维权。

●2014年5月开始

娄底红太阳公司,牧羊人集团,骏和集团,百雄堂等七十多家民营企业身陷挤兑风暴。

●2014年12月

娄底市委市政府确定一批帮扶及打击处置企业。九龙集团,百雄堂,骏和集团等五家是政府帮扶企业。

●2015年元月

娄底市人大罢免红太阳公司老板周红阳人大代表资格,周红阳夫妇被刑拘。

延伸阅读:

中国多地民间借贷崩盘 涉案金额巨大身亡者众多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律师秦希燕统计,截至今年4月,非法集资案件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87%的市(地、州、盟)和港澳台地区,且跨省案件逐步增多,影响重大。“民间借贷导致很多人倾家荡产,须引起重视。”多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警示。

民间集资泛滥 暴露监管真空

民间集资泛滥 暴露监管真空

新京报记者分赴多地调查发现,3年前出现在温州的金融风波,如今在河南、河北、山东、湖南等地上演,民间借贷危机有蔓延之势。

1月24日凌晨,河南信阳,夏玉梅投入冰冷的浉河中。这位五十多岁的女子是一家非法集资公司的客户经理。当地多名投资户称,经她手投进该公司的资金近亿元。

该公司在1月中旬崩盘后,夏玉梅无法面对投资者,先是割腕,后又投河,被打捞上来时已停止呼吸。

因非法集资引发的各种悲剧在各地纷纷上演。今 年两会,民间借贷成为热议的话题。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高院院长梁明远提交《关于对投融资公司加强监管的建议》。他认为,现在,民间投融资公司设立门槛 低,缺乏监管导致违规操作泛滥。许多投融资公司以高息回报为诱饵进行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后“人去楼空”,引发恐慌挤兑。

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大学教授戴晓凤去年调研娄底、永州等多家民间借贷公司。她将民间借贷比作“抽水机”。民间借贷公司从老百姓手里拿来的资金成本是2分月息,贷给企业则是4分或5分,几乎没有企业能承担这么高的资金成本。

除了线下借贷之外,网络P2P借贷平台也并不“安生”。截至去年年底,全国有1600多家网贷P2P平台。但这些平台没有准入门槛、行业规范。据网贷之家统计,去年一年,出问题的P2P平台达275家。

资金多流向房地产业

记者在河北、河南、山东多地调查发现,无论线上或线下的借贷公司,资金大部分流向房地产企业。

专家分析,目前虽然民间借贷乱象重重,但只有少部分是借贷骗局,大部分借贷仍是基于企业资金需求,尤其是房地产企业资金需求。但去年,全国二三线城市房地产市场低迷,资金回笼慢,导致这些在民间借贷市场融资的房地产企业资金链断裂,也由此引发多地民间借贷“崩盘”的现象。

邯郸去年发生30余家非法借贷房企跑路事件,涉案金额高达93亿元。但在银行贷款愈发困难的大背景下,房产商仍继续大规模投资,一条从城市延伸到农村的全民放贷链条开始形成。

最近,河南南阳民间借贷危机、北京网贷平台“里外贷”案例中,借贷资金一开始均流向房地产企业。

在湖南娄底,十多家实体企业借贷数十亿元,最终被高额的利息压垮,出现兑付危机。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实体企业所借的资金,除一部分维持生产外,相当多的借贷资金投向了房地产市场。

监管“真空”亟待法律填补

如 何规范民间借贷、投融资平台?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副省长何报翔认为,民营投资公司如今处于无人监管的真空地带,出现工商部门只负责注册登记,不负责监 管,而金融证券办无职能管,银监局无权管的尴尬局面。他建议,尽快制订出符合民间融资特征的法律法规,对民间融资的权利义务、准入机制、运行程序、法律责 任等明确规定。

三年前,温州发生民间金融风波。今年的两会上,温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笑华表示,温州已经制定了《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并出台了实施细则。去年通过合法渠道进行的民间借贷达到了5734笔,涉及金额68亿元,对规范温州的民间借贷行为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陈笑华建议,应当将民间集资上升到国家层面立法,进一步清晰界定合法界限、借贷渠道、备案措施等等,保障民间融资领域的平稳。(来源:新京报)

Displaying 2 Comments
Have Your Say
  1. 游客说道:

    吓死个人,多少人要倾家荡产。

  2. 游客说道:

    吓死个人,多少人要倾家荡产。

Leave a comment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